当前位置:吾爱小说网>其它综合>大唐:吃瓜的我被女帝偷听心声> 第四章 武父去世,武曌入京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章 武父去世,武曌入京(1 / 1)

武父气喘如牛,话说了一半,竟又咳了起来,还生生咳出了一口鲜血。

冯天宝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吓得连连点头。

“为保我家女眷清誉,今日之事还请英雄不要对外宣说。”

“那是自然,武大人请放心。”

“秋季选秀之事,想必你也听说了,我们武家遭此横难,我希望英雄能帮助武家度过难关。”

“这……”

【我就是一个卖瓜吃瓜的,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我能帮上忙?】

“英雄不必为难,只需你代替武某,护送我家曌儿入京选秀即可。”

武大人情真意切,想来为了保住整个武家,让武曌代替长姐进宫选秀是势在必行了。

“爹,曌儿不去!”

武曌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一把拽住武大人的袖角,满眼噙泪。

“爹,武家不选秀又如何?难道不选秀就没有出路了吗?

武家有的是才情男儿,有朝一日金科提名,武家也照样光耀门楣。

爹!女儿只想呆在双亲面前尽孝道,女儿不想去选秀。”

武曌也当真是一片孝心,奈何她不知道武大人去世以后,武家失去顶梁柱,光景大不如前,再说到她的几个哥哥……

【大佬的几个哥哥?】

【额,对,隐约记得史书上说过,大佬的几个哥哥都不是好人。】

【在武大人死后没多久,就欺负大佬和她娘来着。】

【那几个哥哥叫什么来着?武元庆……元爽?】

【记不清楚,反正好几个混蛋!】

冯天宝想的起劲,恨的咬牙切齿也未发觉。

只是这么几声儿就突然闯进了武曌的耳朵。

他说什么?

他怎么会知道家中兄弟几人的名讳?

虽然平日里,她与同父异母的兄弟并不亲近。

但冯天宝又怎能妄言父亲死后,家中兄弟会薄待她们母女二人?

如果真如冯天宝所言,那她和阿娘以后的日子……

“休得胡闹!咳咳…你若不…去,武家就犯了欺君之罪,那是要…要满门抄斩的,咳咳。”

句句戳心,武曌怅然坐地。

【嗯…武大人当真是个好男人。】

“武大人,虽然再下愿意护送二小姐往京,奈何再下身份低微……”

冯天宝心里其实早就美开了花,即使武大人不让他护送武曌选秀,他从一开始也是要跟随她进宫的。

哪怕是偷偷摸摸。

毕竟。

女帝这样的巨瓜。

估计吃完他就能立地飞升了。

“这都是小事,这个……你拿着。”

一块金闪闪明晃晃的腰牌递到冯天宝面前。

金面上雕刻麒麟纹路,正中间三个大字赫然印入眼帘:“首护卫”

【卧槽!好高大上啊。】

【首护卫是指首领护卫吧?】

【按照现代人的称法怎么也该是个警署的队长吧?】

【牛批plues啊。】

正在悲伤中的武曌,脸上不禁多了几分凝重。

现代人?

普辣丝是什么?

只听说过金丝、银丝、蚕丝,未曾听过普辣丝啊。

在这危机存亡之时,他是来刷新我三观的吗?

“武大人请放心,在下一定不负所托,将二小姐平安送入皇宫。”

听闻冯天宝信誓旦旦,武大人的唇畔牵起一抹笑意,随后整个人向后仰去,气息渐弱。

哭天抢地的哀嚎声响彻天际。

公元六三五年,武曌生父武士彠逝。

“叮~恭喜宿主触动躺平吃瓜系统,获得黄金匕首一把,匕首已经放置宿主怀中。”

【哎~心中有点悲伤!无心吃……】

【啥?黄金…匕首?】

【黄金的?】

系统太过分了,在这样悲伤的时刻,竟然……

冯天宝眼角流出一串泪水。

……

……

八月中旬,中秋将至,又逢皇帝选秀,长安不夜,灯火通明。

护城河畔,画舫此起彼伏,弦乐丝竹奢靡入耳。

游船泛于湖上,舞女临风起舞。

花魁立足船头,怀抱琵琶,水袖飘扬。轻纱之下,曼妙身姿,婀娜多彩。

城楼之上,李二兴致不错,

微服私访,夜游长安。

而后,他登上高耸城楼,漫步而行。

又巍然伫立,俯首望去。

长安城繁花似锦,歌舞升平。

良久,这位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伸了个懒腰,抚眉哀叹。

“唉,朕老了!”

“如此繁华盛景,朕也无心欣赏了!

他摇了摇头,追忆道:“想当年,朕南征北战,军务政务一把抓,也不觉得累!”

“朕完事了还要喝酒吃肉,与尉迟、咬金切磋武艺!”

“如今夜游长安,身累心更累!

旁边的老宦官赶紧躬身道:“陛下龙体安康,万岁无疆!

“帝国幅员辽阔,陛下文治武功,开疆拓土,日理万机,帝国重任皆系于陛下一身!”

“陛下辛苦了!”

不愧是服侍李二左右十多年的老宦官。

一番文绉绉的吹捧让李二感觉不错。

权力的快感胜过一切,似乎驱散了疲累。

当初他玄武门兵变,杀了大哥,灭了三弟……

为的不就是今天大权在握么?天下之事,朕一人而决!

往事如烟。

李二相信,大唐帝国在他的统治下绝对会超过他的兄弟父亲!

李二的思绪飘向远方。

在那灯火阑珊处,一道靓丽的风景吸入他的眼球。

他的步伐不由的朝着河边走去……

河道之中,数以万计纸灯扎就而成的孔雀、乌龟、龙头璀璨闪亮,惹得来人纷纷观看。

河道上人头攒动,冯天宝也混迹其中。

“武姑娘你小心点,行人众多,小心脚下。”

【我勒个去,京城人可真多,观个灯被踩了几十脚。】

【不过这鳌山当真是好看,以前只在书上听闻过它的壮观,想不到现下就在眼前。】

【帅呆了,等回到现代,又可以吹吹牛批了。】

“冯公子,你看!那边有灯谜。”

顺着武曌所指,不远处的凉亭处挂满彩灯,老板的吆喝声响过整条街道:“来来来,猜一猜看一看,猜对有奖咯~”

【有奖?】

听到此话,冯天宝的耳朵立马竖了起来,整个人的脸上都发出了异样的光彩。

“我们也去瞧瞧?”

武曌转身,准备前往。

【大佬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居然真的过去了。】

冯天宝喜不自胜。

前方,迈开脚步往灯谜处走去的武曌闻言,唇畔牵起一抹笑意。

但是想到前不久家中横遭变故,她又笑不出来了。

父亲临终所托,是将整个武家都托付在了她的身上。

这次入宫选秀,她必然要有一番作为。

只是,人各有命。

……

“看一看瞧一瞧,上好的椰花酒、甘蔗酒、槟榔酒……”

武曌忙着猜想灯谜之际,耳边传来酒家的吆喝声,待她再一回头,旁边的冯天宝已经两眼发光的挤到了隔壁摊位上去了。

“老板,最好喝的来一瓶。”

冯天宝大手一挥,袖袍中摸出一锭银子,递给酒家。

瓷壶美酒到手后,他也顾不得体面,居然当街豪饮起来。

武曌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可当真是个怪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