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黑墨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吾爱小说网www.52k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秦凡之所以能认出少年来自赢王界,非是对方见到自己的异常反应。

关键就在于其身着的那件银色铠甲,这是被誉为唯有天衍境强者才能被赐予的将魂甲,更是赢王界铁血兵团踏马万界的重要标志。

这将魂甲共有一百件,这也代表眼前的少年论及硬实力足以位列赢王界天衍境强者中的前一百行列之中。

而这些消息则是秦尊急于让秦凡增加对赢王界的认同感,所主动告知的。

比如将魂甲之下的一万件兵魄甲,是代表赢王界法相境强者才能穿戴的标志。

包括兵甲和将甲上的规则纹路,秦尊都一比一还原当场具现幻象让秦凡牢记在心。

此刻银甲少年在听到秦凡直接点明了其出身,刚刚眼中流露出的一丝自我否定,又变得愈发的不确定。

‘果然很像啊。’

秦凡看着银甲少年那不断变化的神色,脑海中不由回忆起秦尊一而再再而三的讲述过,他与自己的父亲在外表上的相似程度近有九成,只是气质方面差异极大。

不过刚刚秦凡在表露杀意的同时,气场已经与秦成蟜更为吻合,这也让银甲少年产生了误判。

而他并没有主动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

对于赢王界,他不存在什么反感,更没有太过亲近的意思,只是因为通过其父和如今赢王界之主嬴的复杂关系,他难免会做出一些下意识的应对方案。

因为他知道秦成蟜之所以出现在山海界,就是与嬴争夺界主身份的失败,才做出了这个自愿发配到另一方天宇隐世的决定。

并且自己能成为天道化身,说不定也是秦成蟜死前的一些布置。

也是因此他算计到了自己之后,必然会通过这重身份恢复那些凶手留下的连秦尊都无法治愈的伤势,更可能他将一些期待也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

当然这些都是秦凡的猜测。

但他知晓一点,如果是花费本源进行天道业火掌的武念道意的参悟,他有近九成的概率会再次见到自己的父亲。

包括秦尊透露的镇压在无忧山庄地底的红莲业火内部,更可能存在着秦成蟜留下的一些线索或指引。

毕竟其修炼安排路线,就是秦成蟜一手规划,当达到某个实力界限时,这天道业火掌与红莲业火的强大适配性,更是迟早会被一无所知的秦尊交托到自己手中。

甚至还有借助天道化身这重身份,凝练出暗天道这个极其强大的法相,也不排除会被其计算在内。

因为自己是他的儿子,一些因缘推断包括对自己性格方面的把握,秦成蟜都看在眼底,由此得出自己的修炼路线,就绝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并且秦凡还怀疑过,秦成蟜的死就是其自身一手缔造,为的就是推动自己在性格方面的改变,也是借由近二十年的极致苦痛来磨砺自己的意志。

目前来说,唯二不在秦成蟜算计中的,便是他成为了‘老师’的第三门徒,还有借着一窥命运,他得到了另一位帝释天的馈赠。

那门在天道判定中达到圣阶四品的绝强瞳术天火神睛,以及附赠的七大真火之一涅盘金焰。

而也是随着手中获得的线索越多,也让现在的秦凡还没有下定决心去见一见父亲。

他非是魂穿,是真正重生于此世,也是在秦成蟜的照料下度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尽管这童年只维持了六年,但亲情却是切实存在的。

也是因此其复仇的决意从未变过,当下山海界内的敌人都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下一步将要解决的天外凶手的第一人,来自东煌天庭的琴王忘无常也在欲界有过一次接触,并将其半圣器玄火天镇印直接扣下。

他的目标从始未有一丝动摇。

只是难免联想到自己的人生是被从小对他疼爱有加的父亲一手缔造,这让他对与秦成蟜的会面总会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也是让其下意识的想要回避。

即便之前他的本源值足以进行参悟天道业火掌的武念道意,他也给自己安排了一大堆事情,以至于将这件事不断向后推延。

但在此刻于万兽界,意外的与面前这位出身赢王界的少年会面之后,秦凡突然感觉到自己已经不能继续拖下去了。

他需要从秦成蟜口中,确认与嬴的关系到了哪一步,而不是听取秦尊那太过偏向的话语,让自己对立场的判断出现失误。

因为这也已经切实关系到自己的性命和未来。

随即他不由想到‘老师’说过的一句话。

【掌握命运者,自身将会被命运戏弄,你能堪破他人的命运轨迹,而却难自知你是否已是一个被他人支配的命运傀儡。】

原本秦凡以为支配自己的人会是‘老师’,他提前给出了自己会遭受非人折磨的一段预示,也是让秦凡以为这是其馈赠所必须承受的代价。

就像是羽苍渺,掌握因果之人,必会成为被因果抹杀的不存在之人。

羽苍渺不存在过去,他甚至都不确定是不是山海界的土着,从其有了自己的意识后,只知晓是老师的四弟子,以及被老师安排为玉皇天从小的玩伴和陪读。

且其之后,羽苍渺数次有过与他人深入接触,却于第二日在关系变得更为亲密之际,真正成为别人眼里的陌生人。

为了缔结友谊所刻意留下的痕迹,都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只有羽苍渺记得,不,或者说在一开始,他还没有初步掌握因果的时候,就连其自身都遗忘了一段段过去。

而在那看起来很大又很小的皇城内,他能确认关系亲厚又不会被对方遗忘的人,在十五岁之前唯有玉皇天。

可偏偏他与玉皇天的玩伴身份还是被老师一手缔造。

这就让他对玉皇天的感情很是复杂,而偏偏一向不信任他人的玉皇天,却对其重视程度达到了一种他自己都觉得不真实。

以至于他不止一次怀疑过,玉皇天对于自己的友谊和信任本就是被老师强行塑造而成。

所以在秦凡从小承受着肉体的极度苦痛,以及精神层面的恨意折磨时,羽苍渺也在一次次自我怀疑和对他人怀疑之中,以极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这也导致这一对师兄弟在初步会面之际,先隔空交手确认彼此身份,之后在后续却以一种两人面上都不承认的方式,深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毕竟不是什么人能在算计秦凡之后,只是一次小小的补偿便能将之前的恩怨全数抹消。

也不是什么人能在被羽苍渺算计时留有余地,尽量追求一种所谓的双赢,后续还刻意玩闹耍混的认下过错,并给予了大量让步。

这非是一句两人因为共同利益,两人需要彼此合作才能将这一切都撇干净的。

言归正传,此刻的秦凡在问出那句对方来自赢王界之后,便止住了话语,他需要等对方开口来判断一些事情。

只是这银甲少年在度过一开始的纠结和犹豫后,硬生生将话题扯到了颜庆之的身上。

“阁下可否饶他一命,我知道世界攻略的流程,也清楚阁下这种直接夺取世界权柄的方式,是会从万兽界一些势力之主身上下手,但杀死他非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装糊涂吗.....还是有什么顾虑......亦或只因为外貌的相似,让对方无法确定自己的身份,当然也不排除他应该也亲眼去天南虎州见识到了我留下的那一掌。

尽管作为赢王界中排名前一百的天衍境强者,但论及硬实力的话,他还是弱了一些,那也表示在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下,其无法准确把控一些变化。’

这一刻,秦凡的心中多了许多想法,同时他也没有将话题引到银甲少年的身份上,因其清楚能被赐予将魂甲之人,除了代表实力不俗外,也是真正得到嬴的认可。

其也具备对赢王界和嬴的忠心,以及毫不动摇在关键时刻坦然赴死的决意。

所以不能逼急了。

随即秦凡的目光看向卫光明,示意对方收起对颜庆之的领域压制,并说道:

“你既已清楚世界攻略的流程,接下来就由你来说服他,否则他只会有一个下场。”

“好的。”

银甲少年点头答应,且在注意到颜庆之恢复清醒,并开始发狂似的要对秦凡扑过来,他先是控制住颜庆之,然后取出一根黑灰长香,点燃之后,颜庆之渐渐恢复了理智。

他好似对自己心态上的剧烈变化一时有些无法适应,以至于他先呆愣愣的望着地面,直至银甲少年将其拉到一旁嘀咕了一大堆,才让他认清了现况。

随即他走到秦凡身前,神色还是有些恍惚的问道:

“如果我选择带领夜竹盟投靠你,那之后......”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秦凡直接打断。

“我现在给你的许诺,你也不会完全相信,如今我也没有太多时间来建立双方的信任,或许有些事情让他跟你说更加合适。”

颜庆之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接着目光望向卫光明。

这一刻,其神色格外复杂,因为对方展露出让其仰望的强大实力,也因为对方作为兽神殿殿主,反倒是在这关键时刻做出了横插荒原兽国第一刀的举动。

更是因为作为其假象中的敌人,他发现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了解过卫光明,只是将其当做荒原兽国麾下的人族叛逆。

随即他跟着卫光明来到一处屋内,两人开始一番深入交谈。

而在屋外,也是这废弃的小镇中,其他原本受到卫光明领域影响的夜竹盟门人和鼠鼠,都被一股元神冲击直接强制睡眠。

出手的是银甲少年。

“我叫王腾。”

“嗯。”秦凡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按理讲别人主动介绍名字的时候,他也应该说明一下自己的姓名,只是在其未透露出更多的消息前。

秦凡觉得让这一听名字就感觉颇为不凡的王腾保持这种将信将疑的态度才更合适。

而在没有得到秦凡更正式的回应,王腾好像被憋到了一样,他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很难隐藏,更让秦凡确认这王腾貌似并不是个看起来年轻,但实际年龄大到没边的老怪物。

“你这种攻略世界的方式很容易暴露身份。”王腾突然说道。

“什么身份”

“因为唯有掌握着世界权柄,亦或是与此方世界的深度绑定,否则是不会用这种方法直接驱使一界天道进行攻略,这也表明你自身与所在的世界太过密切,这种密切会成为缺陷亦或漏洞。”

“这样啊。”秦凡摸了摸下巴,这种说辞他确实是第一次听到,“但现在已经这样了,我是不是应该把知道我这秘密的天外人全都杀干净。”

随即他向着王腾投以充满深意的目光。

王腾没有被吓到,而是认真说道:

“你已经杀了第五泽英,那不可避免会与第五尉对上,况且他已经选择与此界的荒原兽国联手,也是直接站在了你的敌对面,这也代表接下来你要开启的最终歼灭战绝非凭一人之力就能获胜。

你需要强有力的帮手,至少需达到天衍境战力,而恰好我就符合这个条件,也可以帮你。”

秦凡先是眨了眨眼,这什么第五泽英和第五尉在其脑海中转了一圈,才印证在被血尸爆杀的白衣女,以及卫光明口中已经前往帝神山的灰衣客身上。

当然他没有小觑这俩人的意思,因为从第五泽英遗留的空间装备里,他就翻到了一柄材质达到宙阶并进行自我封印的宝剑,以及十几颗充斥着破坏规则能量的宝珠。

这女人其实不弱,只是她面对的是具有不朽境体魄的血尸,在第一剑难以对其破防,并也因此承受了血尸全力一拳后,她就失去了先机,也错判了对方的战力。

以至于最终连杀手锏都来不及用出来,被残忍分尸而死。

若是其谨慎一点,至少能保留体面的死去,根本不会给血尸撕裂双臂的机会。

不过作为已死之人,秦凡对其无需再投以关注,他在意的更多是王腾这示好下,表露出的试探之意。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凤临天下:盛宠皇妃

凤临天下:盛宠皇妃

九尾灵貓
十五年前,宁国皇宫中的后位相争让许皇后葬身火海。十五年后,颜熙笑语如花,喜欢女扮男装,偶然一次邂逅的,竟然是当朝的二皇子!赵煜黑眸清亮温柔望住颜熙:颜儿,待来..
仙侠 完结 29万字
豪门隐婚:二婚老公太难缠

豪门隐婚:二婚老公太难缠

温煦依依
昨天,她还在倾尽一切努力去爱这个冷酷的男人,今天,他却成了她好朋友的新郎,属于他们的浪漫婚礼,她只能含泪祝福!他牵着新娘的手,与她打招呼,眼神就像看一个狼狈的..
仙侠 连载 142万字
天恩

天恩

柳寄江
(奉命修改萌萌哒文案……)有着一个掌权的太皇太后外祖母,一个温柔娴淑的公主娘,阿顾小娘子的人生面前可谓一片繁华锦绣,多年以后,那个她从来没有想过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仙侠 连载 136万字
印度异闻录

印度异闻录

羊行屮
食发怨婴、红衣女人、深山食人族、牛脸人村庄……正在印度发生的灵异故事,全新恐怖来袭!每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都流传着神秘诡异的奇闻异事!畅销书作家天下霸唱、蜘蛛..
仙侠 完结 21万字
谁他娘都别想成仙

谁他娘都别想成仙

吃顿红烧肉
谷雨,少年孤身离镇,渐渐吟而成癖。说什么玉鼎烹煎,金炉滚沸,炼就丹砂药。说什么牛鬼蛇神饰丹客,浩荡满人间。少年冷笑连连。又说什么长生不老,飞升成仙?!
仙侠 连载 64万字
超品全才

超品全才

炫亦
林先生,对于您被提名感动华夏候选人名单这件事您有什么感想?我只是顺手做了几件小事——今日流行天后沈溪与您微博互动,并称赞您是一名天才,请问,您对..
仙侠 连载 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