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语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吾爱小说网www.52k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贾行云一脚飞跃三步石阶,四步半就冲到了扶额眯眼的江晓蔷身边。

他左手搀住江晓蔷左臂内侧,右手放在她右臂外侧,以半搂的姿势,快速上下扫视检查,语气急促,道:“伤哪里了哪里伤了”

“不行了,要减肥,多日未运动,手生,刚刚发力过猛,害得我有点冒星星。”

江晓蔷前言不搭后语的说词引得贾行云咋舌,姑奶奶,你的关注点与减不减肥有什么关系。

“好样的。”

“小姑娘,干的漂亮。”

“小伙子,你女朋友身手不错,会不会被家暴啊。”

……

躲得远远的游客慢慢聚拢过来,无一不是鼓掌,竖拇指,唯独一个说出“会不会被家暴”的阿姨满脸担忧地望着瞠目结舌的贾行云,眼神中流露着怜悯。

江晓蔷望着贾行云的无奈,两人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我打个电话。”

“嗯,我也打个电话。”

两人迅速分开,江晓蔷背对着贾行云走到临平湖一侧的护栏处,低头甩了甩左腕。

贾行云掏出菊花p40pro深海蓝手机走向临丰湖一侧的护栏处,划开以一枚蜜蜡龙雕为主形的锁屏画面,在手机里翻到标注“老爷子”的联系人。

拨通号码,一首“好日子”传了过来。

贾行云会心一笑,耐心等待。

“喂!要多少一个亿够不够。”对面传来一声沉稳蕴含笑意的中年男声。

贾行云翻了翻白眼,叹气道:“爸,还用我上大学时候的老梗,合适吗。”

“我觉得不错。”贾瑞知坐在南昆山温泉别墅家中的客厅中,惬意地品着潮州凤凰单丛,打开手机外放,丢在沙发上,用绿冰裂茶海三点水紫砂茶杯。

“爸,家里最近生意怎样。”贾行云沉默半响,脑海中浮现对方饮红茶的画面。

贾瑞知举着茶杯轻轻摇晃,道:“怎么,想通了什么时候接手,我跟你妈早就想放下担子,环游世界了。”

“我是想问,最近顿牟轩有没有跟人发生生意上的冲突。”

“跟几个玉器行,瓷器商,在南方市场碰了碰,冲突谈不上,怎么了”

“没什么,就问问。”

长时间的沉默,贾瑞知放下茶杯,手指有节奏地敲击在檀木雕栏茶具上,淡然开口,“直说”。

贾行云深吸口气,“我遇刺了”。

一阵叮叮叮高跟鞋急促踏地的声音响起。

“儿子,别急,跟妈说,怎么回事。伤着哪没,不是,你二叔不是在鹅城吗,老二怎么搞的……”柳如兰抓起贾瑞知的手机语气急促,捂着话筒,数落他一句,“还喝茶,喝死你算了,儿子遇险了”。

“妈,没事,您儿子英明神武,孔武有力,几个小虾米,分分钟搞定。”

“什么还几个”柳如兰语气发冲,“不行不行,老贾,老贾,把那谁,对,保镖给我儿子派一个,不,一队”。

“妈,妈。”贾行云无奈,就不应该这么直白,害家里人担心了。

“不是……儿子……我跟你说……。”柳如兰连环炮珠,话语中满是焦急和担忧。

好不容易哄住柳如兰,贾瑞知接过电话,关掉语音外放,走到落地窗前,望着青黛如烟,雾气氤氲的山色,沉声道:

“这事你不用管了,你不是要去龙川考古吗,去,大方的去,贾家儿郎不可能被宵小吓破胆,我派人把空谷牙,海黾旋给你送来。”

贾行云点头,举着手机覆盖在右耳上,右手食指在后置摄像头边缘轻点两下,道:

“我在西湖见着二叔了,螺尾咬在他身上,是您的意思”

“嗯,缅北胡康河谷出了一批不错的琥珀原石,你二叔负责去采购,有螺尾咬在,方便不少。”

“好的,没什么事了,您二老注意身体,事无巨细,没必要亲力亲为,知道了吧。”

贾瑞知轻骂一句“臭小子”,嘴角不自觉上翘,“行了,就这样”,说完挂掉电话。

“我还没说呢。”柳如兰举了举手,愣在半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

贾瑞知拿着手机,手背后背,在落地窗前来回踱步,左手抬起,食指尖点着太阳穴的位置,转身立定,侧身面向窗外,眼帘拢垂,豁然睁开,似自言自语,“冷梦行,青丘贸易,不管是不是你们做的,这笔账都算在你们头上”。

柳如兰一改跟贾行云交谈时焦急的神情,抵靠沙发后背,冷静得有些近乎阴沉,她翘起左唇,冷哼一声,一通电话不知打向了何方。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鹅城市公安局,开启了新一轮旷日持久,依据鹅城市花命名的档案代号为“宝巾行动”的扫黑除恶大扫荡。

主营玉器的冷梦行和主营瓷器的青丘贸易忽然发现市场开拓不顺,数处黄金地段的店面沟通,都被顿牟轩不计成本抢了过去。

……

“西湖派出所就在泗州塔正南,看见没,就是那里。”江晓蔷从靠平湖一侧的护栏处走过来,朝左斜对角努了努嘴,“我爸让我们先去备案,他随后就来”。

贾行云沉浸在连环事件的分析中,内心波澜不惊,闻言,抬头望向迎面走来的江晓蔷,“不必了,从小到大,见惯不惊。没必要……”

“你是怀疑人民警察的办事效率”江晓蔷蹙起眉头,柳叶眉眉心窝出一点小凹峰。

贾行云想到江大小姐那风骚的一击过肩摔,喉咙发痒,闷呛轻哼,话风急转,“我意思是说江叔叔就没必要来了,这样影响不好”。

江晓蔷转念一想,也对,再次掏出手机,打给江军。

“走吧,你看,警察同志过来了。”江晓蔷朝泗州塔观光船码头附近跑过来的两名男警挥了挥手,“师兄,这里”。

贾行云无奈撇嘴耸肩,以为荷叶双雁纹配饰失窃案嫌疑洗脱,就不会进局子,结果还是摆脱不了喝茶的命运,看来有时候不信命还真不行。

一行四人,下西新桥,沿苏堤在第一个分叉路口转左,步行30米左右就到了西湖派出所。

距离如此之近,寸头男子和撑伞女子居然白日行凶,可见猖狂程度。

若是二人逃跑时跳的不是平湖,而是丰湖,几乎等同于入瓮。

有江晓蔷在侧,备案很快完成。

两人走出西湖派出所门口,朝送行的同志挥手告别,转身走到泗州塔观光船码头旁。

咕咕咕。

江晓蔷捂着肚子鼓着腮帮转了转眼珠,偷偷瞄了贾行云一眼。

贾行云装作什么也没听到,举起左手拍向脑门,右手一拍肚皮,做恍然状,“该死,我连早餐都没吃呢,这都临近下午了,你饿不饿,我饿坏了我”。

江晓蔷明知是自己肚子咕咕叫引起了他的注意,也不道破他装模作样夸张的行为,将头扭到靠湖岸一侧,“我……还好吧。”

“哦,那算了,忍忍就过去了。”

“你……”

“鹅城小厨怎么样西湖船舫客家菜如何你喜欢吃淡的还是辣的”

江晓蔷刚张嘴,又闭上了嘴巴,默默咽了咽口水,身体转向了丰湖湖面。

“收到。”贾行云右手搓了个响指,朝码头的工作人员招了招手。

“去巧手船舫。”贾行云朝开小型快艇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声,左脚跨在船板上,右脚抵在岸石旁,接过江晓蔷伸来的左手,右手虚放在她腰臀处,紧随其后上了快艇。

湖心中央停泊着一艘长约二十米,仿古,青雕为栏,琉璃瓦装饰,四角挂灯笼的双高层楼船。

侧楼钩画莲花衬底的“巧手”二字。

二人从快艇下船,接过着青花瓷旗袍女侍手中的热面巾,覆脸擦手。

贾行云轻车熟路,在前引路,站在通往二层的镂空木质楼梯口示意江晓蔷先上。

江晓蔷迟疑片刻,低眉,双手下意识捂住臀部下裙摆,一步一踮脚,噔噔噔快速走了上去。

贾行云右手扶额,从左往右擦拭一遍,与女侍相视而笑。

二楼洞开,一览无遗,以镂空木雕孔雀屏风为挡,倚栏设八围圆桌,贾行云指了指舫头单独一围,坐了过去。

稍许,船舫微微一颤,在丰湖中缓行。

“想吃什么”贾行云扫了一遍图文并茂的彩印菜单,推向侧倚栏珊看风景的江晓蔷面前。

江晓蔷并未看菜单,思索片刻,扭头扫了扫摊开来菜品后面的价钱,合上,念叨道:“酿豆腐,三杯鸡,你呢”

贾行云点了点头,将菜单递给女侍,“酿豆腐,三杯鸡,东坡梅菜扣肉,西湖听韵,东江酥丸,再来个西湖莲。”

江晓蔷咬着舌尖嘶了一声,右手四指敲击桌子玻璃转盘,“这么多,吃不完,要不酿豆腐,三杯鸡不要了”。

贾行云朝女侍挥了挥手,面朝江晓蔷笑道:“一来答谢你方才的救命之恩,二来吃不完没关系,我可以打包当宵夜。”

江晓蔷默然,摆了摆手示意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心中质疑道:你会打包你怕是个假富二代吧。

贾行云继续道:“这次就就近原则,我们随便吃点,下次我请你去华贸旋转餐厅,再正式道谢。”

江晓蔷眨了眨眼,心道:这还随便西湖船舫的客家东江菜没有预约根本吃不了,你不会是把船舫包了吧

江晓蔷看了看空空如也,仅此一桌有人的二楼,心中对所谓贾氏内敛低调家风有了深一层的理解。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百里鸿

百里鸿

梦如因
南无殿擅断生死权谋,掌殿之人却为一绝色女子,名百里鸿。本贵为一国公主,惨遭灭国之后却仍有人断言将成为天下之尊。且看她如何游走在这权力争斗的旋涡之中,一步步权倾天下......
都市 连载 29万字
混世农民之随身宇宙

混世农民之随身宇宙

董小小
“我有一个梦想,每天醒来都不用为今天吃什么而头疼。”“我有一个梦想,每天醒来都不用为今天去工作而烦恼。”“我有一个梦想,每天醒来都不用为今天如何挣钱而彷徨。”“我有一个梦想,每天醒来都不用为今天花多少钱而心疼。”人生在世,说到底不就是“吃喝玩乐”四个字嘛!PS:QQ交流群89810068,有兴趣的可以进来聊聊天。
都市 连载 34万字
极品医仙高手

极品医仙高手

沉默的木瓜
一本《龙门医道》打破了他原本平静的生活,一场离奇的车祸将他引入到了人生的漩涡。斗强权,医遍天下!他叫龙小九,龙生九子,唯我独尊!
都市 连载 262万字
阴阳化界

阴阳化界

社会塔
各路鬼怪仙灵通通到我碗里来……我是主角我是陆逍,我只为阴阳化界代言。
都市 连载 3万字
意外怀孕:18岁豪门总裁求领证

意外怀孕:18岁豪门总裁求领证

香灵七鸽
娇软萌蜜俏佳人VS情深不换天价总裁一念祖上五代都穷。却又雪上加霜,被从小深爱她的男人,以她之名,骗贷970万。?紧接着,她被高利贷和几家银行强势催债。?因缘际会,她轻薄了稀世天价男。本想一走了之的她,却被确认怀上三胞胎!豪门七家满门求着她过门…………这下子,一念犯难了……原本以为,这次协议婚姻只是为了孩子。?没想到,却开启了梦幻般的蜜爱同居……更没想到,她居然要当自己孩子的后妈……矜贵清冷的稀世豪
都市 连载 43万字
三千繁华不及你

三千繁华不及你

一枕清河
人人都说沈氏的接班人沈星辞清冷自傲,淡漠如烟,对于接近他的女人避之不及。容沐熙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和沈星辞在一起后,她怎么发现这个人和传闻中有点不一样。后来有人说,沈星辞早有婚约,和容沐熙不过是玩玩,别以为自己姓“容”,就真的能和沈星辞长久。全网诋毁,都是骂容沐熙的。热搜过后,造谣的人被赶出家门。容沐熙也被亲生父母找到。咦?和沈星辞有婚约的人居然是自己。且看容家如何对待失散多年的女儿?沈星辞和
都市 连载 7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