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的萤火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吾爱小说网www.52k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治今天晚上心情特别好,与众人谈笑风生也喝了不少酒,到了快散席的时候,突见外面走进来一人,此人正是大理寺少卿戴胄的手下,走到李治面前跪下道,“皇上,臣有本要奏,此事事关驸马,有人状告安驸马在建造学堂之时,强买土地,致使一位老人被逼身亡,其家人再三告状,不得沉冤昭雪,便告至大理寺,由下官办理此案,今嫌犯已带到,请皇上定夺。”

安羽汐吓了一跳,自己再三命令自己的手下的人要合理合法办事,万万不可做那违法的勾当,怎么会有强买强卖之事出现当下站起身来,向那跪着的嫌犯看去,见那人正是王兴炎,建学堂之事正是他负责的人之一,便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些。”

王兴炎见了姑父,把头低下去,不敢说话。那大理寺少正李振祥道,“禀告驸马,前几个月,城南郊外一户人家有几亩田地,正是朝中规划建学堂的选址,王兴炎与他家相商,要收购他家田地,按市场价八亩田估价应该是五百两,但王兴炎却提出二百两,那一家人不同意,谁知王兴炎便用威逼恐吓的手段,甚至找了当地的痞子去打他们,致使他家中老人身受重伤,老人妻子气不过也上吊自杀了,那老人也因为伤重不治身亡,他儿子上门理论也被乱棒打出,腿骨被打断,而王兴炎仗着驸马的势力,根本就没有把此事放在眼里,就此把田地占为己有,动起工来,现在的工程都已经建好了一半,可那一家的案子到现在还是悬而未决。王兴炎,我说的话可有半句虚言。”

安羽汐见王兴炎不敢反驳,知道李振祥所言非虚。只气得浑身发抖,走过去啪啪啪几声狂扇王兴炎的耳光,厉声道,“此事可当真”

王兴炎跪在他面前,一声也不敢吭,安羽汐又一脚踹了下去,骂道,“我再三告诫你,做人不可贪心,不得干那违法之事,你把我说的话当放屁,你是怎么做到的。”

心下也是一片雪亮,知道肯定是有人要害自己,从而不断收罗自己的罪状,但此人是谁,偏偏赶在今日自己升官高兴的日子来恶心自己,目的显然是让自己失宠,凭这一点小事当然不能让自己失宠,但如此一招使将出来,也可以打击打击自己一下,对方到底是谁,心中也似明镜似得,肯定是沈元超他们,可见他们的手段也是极其高明的,背后的势力也不小,否则靠他们几个,这么短短的时间,也没这么快抓到自己的把柄。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事情,哎敌喑我明,以后要更加小心行事,做人不可太猖狂了。

转身对李治道,“皇上,我说这件事并不是我指使,这件事我一无所知您信吗”

李治点头,“以你的个性,并不会使此等卑劣的手段,我相信你,但你手下如此行事,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得治你用人不明之罪,这样吧,免去你县公的爵位封赏,所有赏赐不用收回,罚你三个月的俸禄,至于王兴炎,交给大理寺禀公处理,你不得干涉,你可服”

沈元超等人听了,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安羽汐脸上表情极为不自在,满脸委屈,跪下磕头谢恩,李洛雅见他郁闷,拉着他的手以示安慰。

李治把眼光看向长孙无忌,长孙无忌会意,突然开口道,“皇上,安羽汐虽然用人不察,但此事他既然毫无知觉,把这罪过强加于他,似有不妥,此次安羽汐远赴晋州救灾,实在是劳苦功高,而他自掏腰包,又筹得善款二百多万,不花朝庭分文,此等善举实在是亘古未有,盘古开天以来,又有谁能有这么伟大,我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知你们能不能做到,而他能亲手将赠灾银送到每一位老百姓的手中,更是天下一等义举,当然此举伤害到了某些官员的利益,剥了他们的面子,我敢保证,如果换了任何一位钦差,也不可能做的比安羽汐好,你说是不是呢王大人”

长孙无忌对着王志宁问,眼睛颇含深意的望向他,王志宁皮笑肉不笑的点头,“辅机大人说的一点也不错,我对驸马的策略深感佩服。”

长孙无忌鼻子中哼了一声,他知道沈元超正是他的心腹,还有那张来恒,他心中怀疑正是王志宁使的绊子,让安羽汐难堪,正是因为以前安羽汐打了他的儿子,因此结下了梁子。

李治听到此话,正好借坡下驴,“既然辅机这么说,那就这样吧,县公的封赏照赏,朕也知道你受委屈了。李振祥,安大唐律法,王兴炎该怎么判”

李振祥道,“王兴炎用不法手段,恐吓威逼他人,致使两死一伤,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也是直接关系,将老人打成重伤,其儿子也被打断腿,情节严重,应判入狱三年,以示警戒。”

安羽汐说,“禀皇上,王兴炎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我建议判入狱六年,杀鸡儆猴。还有,那老人家属我想亲自登门拜访致歉,并且奉上纹银五千两用以抚恤其家人。”李治点头,“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就这么办。”散席后,众人陆续走出,安羽汐见到司徒空,忙上前打招呼,“大哥这几日怎么这么忙碌,都不来兄弟家里坐坐。”

司徒空略一斜眼,并不搭话,抽身走了,安羽汐大为惊奇,怎么大哥像是恼极了自己,看此情形,就像是陌路人一般,莫不是受了小人的调唆,与自己产生了嫌隙,心中不由的又是增加了烦恼,与李洛雅一道上了马车。

晚上一家人吃饭,安羽汐显得心事重重,小玉知道他不知怎么向紫怡说起王兴炎的事,更兼司徒空忽然对他这么冷淡,不免郁郁寡欢,饭后古小玉拉着安羽汐拿到王紫怡的房中诉说了此事,王紫怡听了大惊,眼泪刷的流了下来。心下暗暗生气,气这个侄子太不是个东西,再三的给他机会,让他上进,没曾想他这么不争气,反而落得个牢狱之灾,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可怎么向哥哥交代啊。

又对安羽汐开导道,“大哥你不用感到内疚,这种人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我哥哥那里有我去说,这种下流胚子,无胜于有。”安羽汐叹了口气,把王紫怡搂在怀中,替她拭去泪水,与古小玉一道在王紫怡房中休息。

与小玉闲聊的时候提起司徒空,小玉也不解为何司徒空会这样,安羽汐说,“等我有时间了就上门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我的原因,我亲自去负荆请罪,叫上公主一起,你也去。”

次日,李治又召见了安羽汐,这才问他与王志宁为什么会结下梁子,安羽汐回道,“一个多月以前,我与司徒空大哥逛街,巡查夜市后在自己的酒楼喝酒,门外有人喧闹,打听得知,正是那王志宁的儿子王正阳逛街看中一位少妇,与家人仆从尾随了两条街,不断进行骚扰调戏,想要非礼女子,也不顾路上行人的劝阻与喝骂,气焰甚是嚣张,扬言谁敢多管闲事,一定要让对方好看。有两个人上前阻止,被他手下一顿乱打,然后再也没有人敢上前,天子脚下,也有人敢横行霸道无法无天。我们两个看了气不过,出手稍微教训了他一顿,当时他也不知道我们是谁,打了他以后,我们也没当回事,就此走了。”

“你呀,就是爱多管闲事,你要小心以后会惹祸上身,当然了,我也没有说你做的不对,这种事碰到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出手行侠仗义,可是得罪人多了,以后的路会越走越窄,昨天他如此做,肯定有一部分这个原因,还有一部分原因可能就是你上次去晋州断了他们的财路,所以他们才会恼羞成怒,千方百计的想加害于你,以后做事也应该再三考虑,不要树立过多的敌人,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安羽汐唯唯诺诺的点头哈腰。

次日早上五点,安羽汐已经起来,吃过早点,带上李洛雅与古小玉,来到司徒空的房门前,没想到门人仍不让进去,说帮主并未在家,安羽汐心中也生起气来,想往回走。

李洛雅走上前说,“不管帮主有没有在家,我去看看嫂子也可以,我是大唐公主,你一个小小的门仆也敢来拦我。”当先向里走,仆从果然不敢阻拦,安羽汐拉着古小玉跟随其后,几个人早已轻车熟路的来到司徒空的居所。

李洛雅高声喊道,“大唐公主在此,请司徒空出来相见。”司徒空此刻正在后花园练那太极拳,听到家人来报,情知躲不过,只得出来相见,见到安羽汐,眉头微皱,冷冷的说,“驸马爷好,公主好,小玉姑娘好,这么早来寒舍,不知有何贵干小人家里寒酸,只怕怠慢了贵客。”

这时,张新柔听到了说话声,也走了出来,见到李洛雅忙施礼,又跟小玉打了招呼,见安羽汐也在,脸上微微一红,神情略显的尴尬,却并没有跟他打招呼。

司徒空见她如此扭捏,哼了一声,安羽汐上前一步,单膝下跪,拜倒在地,“不知大哥这几日为何如此生气,兄弟今日特来登门拜访,是想负荆请罪来了。”

司徒空见他如此行礼,在自己家里,也不好意思再拿架子,伸手扶起,“驸马爷如此大礼,令下官如何敢当可折煞小人了。”他前几天得蒙圣恩加封了个正七品官武散官昭武校尉,因此才自称下官。

安羽汐听他话说的如此的重,一点都不念得以前两个人的感情,心中也不免生气,但他对自己恩重如山,又是双膝跪下,“,大哥,如果小弟真的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请您明白无误的告诉,如属实,大哥你要杀要剐我绝不皱一下眉头,但我不想如此不明不白,还请大哥明示。”

司徒空嘿嘿两声,别过身子,不受他这一跪,仍然冷着脸,李洛雅眉头微皱,说,“司徒空啊,男子汉大丈夫爱恨分明,但明人不说暗话,也不做暗事,你如果要与我大哥绝交,那凡事也得有个由头,岂能让人不明不白的,那也显得你没有气度,不是吗”

司徒空看了看自己的夫人,又看看安羽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张新柔脸色苍白,眼泪都落下来,啪啪的落在水池之中,又不说话,李洛雅等三人互相看看,一片茫然无措。

古小玉又问。“司徒空大哥,你是不是误听了哪个小人的调唆,对我家哥哥产生了什么误会请你明言,如果真的是我哥哥犯下了大错,也好让他心中明白到底错在哪里,你这样一声不吭,叫他如何知道自己犯的错”

司徒空咬了咬牙,突然发了狠心,一个巴掌朝安羽汐脸上扇去。安羽汐并未料到他会突然出手,不及闪躲,也不愿意去躲避,啪的一声,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现出一个巴掌印,司徒空怒喝道,“你要问个明白,好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你这个勾引大嫂的色狼,你连我的女人都敢碰。”又伸腿向他踹去,将安羽汐踹翻在地。

小玉与李洛雅只气的满脸铁青,忙上去拽住了司徒空的手,司徒空见她们两个上来阻止,不得不给她们三分面子,不好强行甩开,小玉问,“司徒大哥,你这话从何而来,谁勾引大嫂来着”

“哼,真看不出你这个人,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谁知道包藏祸心,我原以为他让我去晋州,真的是为了天下苍生,黎民百姓,谁知道他暗藏私心,使用调虎离山之计,等我远去便来打我女人的主意,高实在高明,嘿嘿,原来你是那喜欢别人老婆的曹孟德。”

安羽汐听了此话,也气得脸色铁青,加上被打的满脸通红,脸上就像那七色彩虹,心中委屈,忍不住泪水涔涔而下,但并不分辩。

司徒空冷冷一笑,“怎么啦,平时能说会道的,现下心里有鬼,谦虚了吧,小玉,你可不要被这种小人伪君子蒙骗了呀!”

李洛雅心疼不已,堂堂一个驸马爷,却被一个小小的六品官给欺负了,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真的是窝囊到家了,上前拿出一条手帕,替安羽汐拭泪,想将他拉起来,但他却纹丝不动,小玉也气的说不出话了,缓了一会才道,“司徒大哥,俗话说的好,捉贼捉脏,捉奸作双,你如果有什么凭据请拿出来,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如果你仅凭小人的几句话,便气成这样,会不会显得你老人家器量太小了”

司徒空一愣,马上反驳,“我老人家不讲道理器量小好吧那我问你,如果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公主您动手动脚,对小玉轻薄无礼,请问安先生,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恨不得把那人手脚给砍了,今日在我家中,我不杀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安羽汐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那日自己扶着张新柔上马车,然后她落下马车被自己扶住,转而又替她按摩,也可能在那培训学校手把手教她,都有可能被人瞧见,然后便有些小人会跑他的他面前借题发挥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甚至会变本加厉的添油加醋,明明没有的事也变得有了。

小玉也想到此事,问,“司徒帮主莫非指的是张夫人与我大哥吧,是有那么一天,张夫人在学堂中学习,因为我哥哥那天凑巧去学堂视察,见夫人有两道题算错了两次还不会,便亲自教她,两人是靠的有那么近,当时我也在场,过来请夫人吃饭,回去的时候,大哥是扶了一下她的手上的马车,这个我大哥对任何女人都会这样,说什么这是绅士风度,对高阳公主也是如此,对家中丫头也是如此,在我大哥眼中,这个并不算什么,可能在你我眼中,这样显得有些出格,但我觉得这个也不过分吧,夫人上马车时,那匹马受到了惊吓跳了一下,夫人站立不稳,脚扭到了,摔下了马车,幸亏大哥反应及时,上前接住大嫂,然后我便让大哥替嫂子查看脚有没有扭伤,又替她推宫按摩,才让帮中之人接她回去,仅此而已,司徒帮主,这样过分吗这算不算轻薄勾引大嫂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句句属实,如有虚言,叫我天打五雷轰顶不得超生。张夫人,你为何没有替我大哥分辩一下呢”

张新柔美丽的脸庞露出苦笑,她也是这才领会到丈夫为何回来对她爱理不理,回来以后一直冷冰冰的,晚上也不到她房间休息,想来也是为了这件事,脸上羞红,委屈的泪水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哽咽道,“原来在老爷眼中,我是如此的不堪,就算你不相信我,难道你就不相信你的结拜兄弟了吗你玷污了我的清白,那也不算什么,可他是你最好的兄弟啊!小玉,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如何为驸马爷分辩。”

司徒空看看小玉,见她一脸坦诚,素知她平时的为人诚实,便走过去扶起安羽汐道,“兄弟勿怪,我可是妒火烧心了,请你们先坐一会儿,柔儿,准备上菜备饭,我出去一会。”也不等大家回话,我走了出去。

不大功夫,司徒空带进来一个人,见那人眼睛小身子瘦弱,司徒空说,“你好好当着他们的面说一说,他们是怎样勾搭在一起,你说你在学堂中亲眼看见他们搂在一起,还亲嘴,又怎么看到他搂着夫人的腰,捏住他的小脚,又是怎么与夫人抱在一起的,今天不说实话,可别怪我无情。”

那人见到安羽汐,只吓的面如土色,牙齿打颤,哆嗦的说,“这个那个,我我我我是亲眼看到驸马爷牵着夫人的手,拉着她上了马车。”

“你不是说夫人坐在他的大腿上,还亲了她。”

“这个小的并未亲眼看到,只是小的惴踱,夫人上马车的时候,驸马爷也的确牵了夫人的手,然后夫人摔倒,也是驸马爷也住了夫人,然后替夫人揉脚。”

“我问你当时有几个人在场,是不是如你所说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房中。”

那人低下头来,“有有五六个人,也并不是在房中,是在公主府门前。”

司徒空冷笑道,“自从你半年前入我帮中,能说会道溜须拍马,专门喜欢挑拨离间,搬弄是非,这一次居然耍到我头上来了,说吧,是谁派你来的,”突然大吼一声,一脚踹了过去,正中那人心窝,那人直摔出去四五米,才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接着又是几口,司徒空叫人抬了出去,待日后再审。

司徒空脸上青一阵子一阵,搓着手,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一脸惭愧,咬了咬牙,转过身来,走到安羽汐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口中说,“兄弟大哥不是人,大哥对不起你呀!”抬起巴掌啪的一声朝自己脸上打去,安羽汐忙伸手拦住,“大哥不要这样,这没什么,只怪做兄弟的平时不知道检点,不知男女授受不亲之防范,在我们那里,这样的举动本该正常,可这里的封建思想礼教太吭人了,致使我大嫂受了莫大的委屈,哥哥,做兄弟的让大哥打几下并不要紧,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司徒空心下愧疚已极,抬起左手又朝自己的脸拍去,安羽汐又拦住,跪下道,“大哥不可再如此,这都怪那些个小人,见你我兄弟同心,事业兴旺,无懈可击,无从下手,那些触及到他们利益的就想利用人来挑拨离间我们,大哥也是一时不察,被人利用,这事不怪大哥,请大哥不要再自责,如大哥执意如此,大哥自扇一巴掌,我就扇自己两巴掌,我说到做到。只是今天让大嫂受尽了委屈,这个我可不依,还请大哥现在就过去向大嫂道歉,也替我赔罪,这才是我的好大哥。”

司徒空倒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立马走到张新柔的跟前作揖,“夫人,我被小人蒙骗,冤屈了你,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张新柔满心委屈,但见夫君如此,也不好太过生气,也不顾脸上梨花带雨,马上伸手扶起,“,幸好驸马也不与你计较,日后碰上大事,如此鲁莽,可要闯出大祸来。咱们夫妻一场,也算不得什么,可你兄弟今天受了天大委屈,我看你还有什么面目。”

安羽汐也上前作了一揖,“我们是好兄弟,被自己的哥哥打几下也没什么。大嫂受委屈了,都怪小弟,这厢向您陪罪。”张新柔连忙连声说不敢不敢。

这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两人关系也一如往常,甚至比以往还要更加亲密,这司徒空就像个小孩子似的,爱恨分明,立刻拉着安羽汐两人一道练功去了,晚上大张宴席,尽情款待安羽汐几人,大家开怀畅饮,安羽汐少见得喝的酩酊大醉。由司徒空亲自送到公主府中才辞别。

军史穿越推荐阅读 More+
宇宙超级无敌大坏蛋

宇宙超级无敌大坏蛋

凉粉儿
面试通知书亲爱的吴坏先生:无比愉悦的通知你,经过我们层层筛选,鉴于你三十年来非比寻常的优异表现,认为你基本符合我公司的职位要求,特此通知你获得我公司面试的机会..
军史 连载 25万字
后勤之神

后勤之神

80后老宋
人生在世,总是需要一些担当,履行历史交付的责任,狄筱绡迎来一个个没有退路的进阶考验。欢迎朋友们继续品读新书《雨辰星》。
军史 连载 163万字
位面争霸系统

位面争霸系统

学生奶
一名来自22世纪地球的少年带着游戏系统到了异界。凝聚历史文明发展所产生的各类兵种、从小小长刀步兵到星际战舰…从山区中的小领主到称霸位面的大统领!
军史 连载 45万字
冰卜双魂

冰卜双魂

飞天小兔
养一只鬼宠,作业有人做,考试不挂蛋。养一只鬼宠,谁要欺负我,就找谁麻烦。养一只鬼宠,上班的时候,还可以助阵。(独家记忆今生)宿命轮回,前世留下的爱情印记,今生..
军史 连载 1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