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依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吾爱小说网www.52k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不碍事,不碍事……”

张正书笑里藏刀地说道:“只是这事传出去不太好听啊,我倒是没关系,就是章家的声名……”

“张小哥,需要什么补偿,我一定做到!”

章择也听出来了,这张小官人,其实就是打着主意要好处。确实,这张家暂时没有报官处理,要是报官了,章惇说不得都要掉层皮。有碍于此,章择只能选择答应张正书的条件了,不管是什么条件。

“这里是千贯钱,还有一些布帛,两对老山参,还请张小哥务必收下!”

章择赔着笑,客客气气地递上了一张赔罪礼物的清单,低声下气地说道。没办法,这时候姿态不放低一些,如何能让张正书消气?

只可惜,张正书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哪里哪里,章大夫客气了,这都不算事,何须要你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这些东西,还请拿回去罢!日后说不得,还有麻烦章大夫的地方……”

张正书后面这话说得轻飘飘的,但听在章择耳中,却比晴天霹雳还响。这不是在变着法讨要人情么?但这个人情,章择还不得不给!因为,道理不在他这边。

看着张正书笑眯眯的模样,章择脑子里只有一个词:笑里藏刀!他总算明白了,张正书哪里是什么纨绔子弟,二世祖啊?这分明就是一头狮子,在狮子大开口!只是张正书现在占着理,又有诸多人证在,章择不得不低头了。如果死撑着不低头,人家张家到开封府衙门一告状,章家就立即成了汴梁城中的笑柄。

一个商贾状告当朝宰相的孙子,怎么看,都是章家输了。而且在情理上,是章仿先动的手,而且受伤的是张正书,这衙内犯法,且不说天下议论如何,便是这脸面,已经丢了。章惇的孙子都成了笑柄,章惇的宰相位置还能坐得稳吗?他的政敌,会放过这个机会吗?便是风闻奏事的台谏官,也会趁机参章惇一本,那时候,即便是章惇有三头六臂,也无法抵挡了。

但如果张家不告官,事情就没恶劣到那一步。即便有人因这个当成把柄来攻击章惇,也只是风闻而已,没有实证。不伤筋不动骨的,最多的就是声名问题。宰相的声名,看似一分一毫都损不得,但其实啊,这些政客不要脸起来,你根本拿他没办法。

在这个角度上讲,章择确实没有选择,只能任由张正书宰割了。

章仿是生在官宦之家,自然听得懂张正书话里的意思,到底是年轻气盛,猛地站起身说道:“你莫要得寸进尺!”

张正书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哎呀,章衙内是如何说话的,我怎生得寸进尺了?你我不过青楼打闹,难不成要去见官不成?”

一听到“见官”这两个字,章仿就蔫了,这就是他的死穴啊!恨恨地看了张正书一眼,如果眼神能杀人,张正书已经被杀死一千遍,一万遍了。

只是,张正书心中好像喝了琼浆玉露一样,浑身舒畅,心道:“你也有今日啊!”

这就是张正书的阳谋了,拿捏着章家的七寸,任章家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而且,只要章惇在这个宰相的位置一天,章家的人都要对张正书客客气气的。甚至,连张正书的安全都要保证——如果张正书出了什么事,矛头就全指向章家了。没办法,谁叫张正书是把章家得罪得最惨?如果张正书有什么冬瓜豆腐,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章家杀人灭口了!到时候,章家便是跳入黄河都洗不清了。

“逆子,跪下!错而不悔,自今日起,三个月不得踏出家门一步!”

章择口中喝了这么一句,然而心中却道:“受制于人啊,奈之若何?”

章仿握紧了拳头,拳面上的青筋都涨了起来,清晰可见。然而,他还是慢慢地跪了下去。

张正书嘴角悄悄地扬了扬,心道:“装什么装,没本钱还装13,说你傻呢还是说你可爱?”见到章仿还是被禁足了,张正书的心里别提多爽了。有什么事情,比得过看着仇人吃瘪?

“张小哥,你看?”

章择的低声下气,张正书都有点不忍了。但他知道,作为一个政客,节操什么的是早就丢掉的了。别说此间没有其他人知道,便是知道了又如何?损不了一根头发的,反正他是一个清贵的寄禄官,又没有实权,不怕声名有污。只要章惇能坐稳宰相的位置,就可保章家无虞!

有仇必报是张正书的人生信条,只是他已经使出全部手段了,然而章家却没有出几招。所以,张正书准备见好就收。就在这时候,张根富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原先也捏了把汗,深怕张正书得罪了章家,准备随时出来救场的。但听着听着,越是佩服自己的儿子,居然敢拿章家的声名做要挟,使得章择投鼠忌器。但现在,就需要他出来救场了。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进厅堂,笑嘻嘻地说道:“哎呀,小衙内怎生还跪着?这地凉,免得着病了,快快请来!”

“张员外,我教子无方,无颜见你了。幸得令郎无事,不然我打死这畜生,省得他再去害人!”章择见张根富来了,连忙这般说道,还赔上了笑脸。

张根富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这算甚么话,小儿自幼顽劣,今日撞得头蹦额裂,来日才长些记性,不干事,不干事……”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虚伪着,章仿却不屑地别过了头。张正书把他的表情看在了眼中,倒是觉得好笑,心道:“一个衙内,居然连戏都不会演,章家后继无人啊!”

“章仿,过来,给张员外、张小哥赔个不是!”章择喝令道。

章仿听了这话,黑着脸,给张根富、张正书拜了拜:“章仿自知有错,给张员外赔不是了!”这话说得含糊至极,要不是认真倾听,还不知他在说些什么。

张根富“吓”了一跳,嘴上连连说道:“折煞我了,折煞我了,小衙内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手上却没有任何动作,心中甚是得意地说道:“管你是甚么官,什么衙内,如今还是做了我孙子罢!”

赔过不是后,两家好似从无嫌隙一样,谈笑风生起来。

过得一时三刻,章择告辞。他也知道,花钱赔礼也是不成的了,人家是决心拿着这个把柄当保护伞的。于是,章择便决意离去,等风声弱下来之后,再作打算。看着章择拉着跪得久了,血脉不畅的章仿,一蹶一拐地出了张家。张正书心中畅爽无比,看着章仿的背影吐了一声:“呸,你也有今日!”

一蹶一拐走着的章仿,出得张家大门,把背上的荆条狠狠一扔,心中恨恨地想道:“异日再碰见,需要叫这鸟厮明白我的拳脚!”

网游竞技推荐阅读 More+
丞相夫人狠嚣张

丞相夫人狠嚣张

不不LM
可是,该死的等了这么多年了,阎王给的这个破玩意火狐就是死活没反应,就算他把那些女的骗过来也没用,今晚正好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且天象有异动,七星连珠,这是个可..
网游 完结 53万字
绝地大明星

绝地大明星

请你吃香蕉
“那个家伙好高冷,好装逼啊!”“哼,那你是没有看到他给人下黑手的时候......”江洋:“你们是在说我吗?”
网游 连载 3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