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吾爱小说网>其它综合>快穿之王爷帮我养面首> 第二章 两块轮回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章 两块轮回玉(1 / 1)

镇国公府嫡小姐容浅止死而复生的消息瞬间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这一消息的火爆程度把太子他又娶了个小妾的事情都给压下去了。

宫里连夜送来了许多慰问的赏赐。

而众人风口浪尖上的核心人物此刻正无聊地趴在床上,面色有些忧心忡忡。

“小姐。”

进来的是一个小丫鬟名叫惜月,她是容浅止打小就留在身边的。

惜月端了一盆水进来,面带喜色的说道:“小姐,来,赶紧把脸洗洗,待会府上的府医要来给小姐把脉。”

“我都已经好了把什么脉?”容浅止瞥了眼水盆里的水,将头转向床的里面。

“哎呀,小姐,你虽然已经醒了,可是你之前也是病着的不是,万一……”

还不待惜月把话说完,容浅止一个翻身就把手堵在了惜月的嘴上。

“好好好,我把脉,我把脉行了吧。”

容浅止一副怕了你的样子。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国公爷会把这个小丫头留下来照顾容大小姐了。因为这小丫头实在太会说了,只要不阻止,她能因为一件事说到明天去。

她才刚来半天,就已经见识到小丫头的厉害了。

“那好,小姐你先洗漱一下。奴婢先去看看厨房的粥好了没。”

惜月朝着容浅止行了一礼,退身出去了。

惜月走后,容浅止胡乱的洗了把脸,继续郁闷的趴在床上。

重生的喜悦冲散后,她突然意思到一个问题:

二十一世纪的她是容浅止,以前的容大小姐也是容浅止,虽然两个“容浅止”是魂魄分离之后的结果,可她们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呢。

如果是一个人,为何两人能各自生活,她现在的脑子里却有两个人两份完全不同的成长经历;可如果是两个人,那现在的她又是谁?是“容浅止”?还是结合的“容浅止”。

想不到答案的容浅止无聊的翻了个身,只能先将这事放一放了。等以后再遇见那个高僧,或许问他能有答案吧。

“浅止。”老国公爷的声音在屋外响起。容浅止连忙打开门。

“爷爷!”

屋外是老国公爷和一个背着木箱的中年人,看样子是来给她把脉的府医。此外,在两人身后,还有一位粉衣的小丫头。

那是容浅止的义妹,早年容浅止在外胡来的时候,见一个小姑娘生得好看,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回来。因年纪比容浅止小,便认做了义妹,取名容静姝。老国公爷也没拦着,他想着小孙女能有个伴也不错,加上容静姝也乖巧懂事。所以多年以来,容府上上下下对待这位二小姐与容浅止没什么两样。

“姐姐,我来看看你!”

容静姝见容浅止看着她,小声的解释自己的来意。

“静姝!”容浅止笑着唤了一声,接着上前去牵起她的手把她带进屋内。

进屋以后,容老爷子就桌前坐下,对着容浅止说道:“浅止,你感觉身体怎么样,我让府医再给你看看。”

“爷爷。我已经好了,您就放心吧!”

“那不行,还是要看看的,看看放心些。”

容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呵呵的说道,容浅止见坳不过他,只能答应。

府医手脚利落的拿出东西给容浅止把脉,屋内一时安静得可怕。容老爷子看着气定神闲,可停在胡子上的手出卖了他现在紧张的心情。容静姝则是紧紧的揪着手里的帕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府医把在容浅止脉上的手。

等了许久,容老爷子都快不耐烦了,府医才慢悠悠的收起手,对容老爷子道:

“回禀老爷,小姐只有些气血亏损,并无大碍。平日里多吃些滋补的就可以了。”

“好好好,没事就好!”容老爷子摸胡子的手这才又动起来。

待府医走后,惜月正好端粥进来。

“浅止啊,你就好好休息,让惜月好好照顾你,爷爷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容老爷子又对着容静姝说:“姝儿,你也别打扰你姐姐休息了。这么晚了,你也回去了吧。”

容静姝没有太大的反应,依旧是乖巧的一笑,道:“是,爷爷。那我改日再来姐姐。”

听着容静姝乖巧软糯的声音,容浅止感觉自己都要飘了,这声音也太好听了。

容静姝跟着容老爷子出了容浅止的院子,看着慢慢消失在转角的碧落阁,手里的帕子捏得更紧了。

被容老爷子在家关了几天,今天的容浅止终于被准许放风了。

“惜月,我以前真的是这样干的?”

镇国公府的后花园里,容浅止背倚着凉亭的护栏,吃着惜月给她剥的葡萄。

容老爷子虽然准许她出院门,但不允许她出镇国公府,无聊的她向惜月打听以前容大小姐的“光辉事迹”。

虽然她拥有容大小姐的记忆,但那毕竟是另一段记忆了,总是不那么真切。

“嗯,小姐,你当时就是这样说的!”惜月把手里的葡萄往嘴里一塞,模仿起当时的场景来:“今天本姑娘就把话放这里了,你梁益兴要么来给本姑娘当面首,要么咱就退婚!”

容浅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谅她实在忍不住了,原本容大小姐和梁将军府上的二子梁益兴有婚约的,只是打容大小姐开始养面首以后,梁家人对这场婚约有了不满,只是碍于镇国公的权势不敢表达出来,没有退婚也没有完婚的打算。

有一次,梁益兴酒后失言,骂了容大小姐,说她堂堂容府嫡女竟不知廉耻,干养面首这样下作的事情出来。根本不配与他将军府联姻。

哪知那边酒还未喝完,容大小姐就气势汹汹的带人冲了过去,直接把已经喝得不省人事的梁益兴给打精神了,最后放话:

他梁益兴一不能文二不能武,不配做她容浅止的夫婿,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可以准许他来给自己当面首,要么就滚蛋。

惜月有模有样的模仿,还适时的做一下动作,把容浅止给笑的前仰后合。

“小姐,你之前不仅打过梁益兴,还打过公主呢?”

“啥?”容浅止一听给愣住了,这容大小姐不仅打贵族公子哥,还打公主?

“是呐,还打得老凶老凶了。”惜月嘟着嘴,一副同情样,完全没有讲梁益兴被打时的兴奋。

“怎么打的?”

容浅止被勾起了好奇心。

“当时有一个小哥在街上被人欺负,被安远公主看见就给救下了,哪知道小姐你瞧见人家长得俊俏,硬是要抢,安远公主不让,你就给人家打了。你不仅打还骂人家了。”

“我骂什么了?”

惜月稍微有些停顿,但马上说道:“你骂她没本事还和你抢男人!”

“噗……哈哈哈……”

容浅止笑得差点掉地上。

人家安远公主刚救下的人还没捂热乎就被容大小姐给抢去了,本该占理的公主反被不占理的给打了,不仅打了还被骂“没本事抢男人”!

看惜月现在同情的表情,容浅止就能想象安远公主当时得有多憋屈。

“那抢回来那个男子呢?”

好不容易停下来的容浅止稳了稳身形,继续倚靠着栏杆。

“喏,就在那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