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菲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吾爱小说网www.52k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她一走就好几天没见人,电话不接,存心冷冻他。宋迟真想把她揪出来好好问她,她究竟何意。

陆成章三天两头来刺激他,今天还不忘带上章瑜。他都怀疑,陆成章是存心的,见不得他舒坦。

章瑜这些几天没来过,今天来面对他也有些怯,也不知是不是被他没留情面的话伤到了又或者故作姿态。

他们到来,宋迟拉着脸,谁也没搭理。陆成章支走章瑜,这才解释:“我也不想和她扯上关系,你心底那点小算盘我还是拎得清的。但人家天天守在我家楼下,哭丧着脸搞的我欠了她一样。我说你跟她说了什么,没必要老死不相往来吧,怎么说都有一个宋暖暖,怎么也撇不清。”

“那你还要我怎么办,菩萨一样供着还是怎么着。”宋迟这几天憋屈,已经够郁闷了。

陆成章一点也不同情:“这局面是你自己造成的,怨不得我啊。谁让你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想要的人其实不是她,你也太迟钝了,分居两年,足足两年你才认清自己的心,才领悟自己爱的是原来的老婆。哎,我说你智商被狗吃了吧,不然说出去多丢人啊。”陆成章能挖苦尽量挖苦,反正不计成本。

宋迟拳头攥紧,若不是他是病号,陆成章也不会有机会在这里喋喋不休。

陆成章还觉不过瘾,搬出前几天酒会上林家大公子一事来刺激他,“还别说,在公安局那个林栋,长得还不错,至少是女人喜欢的类型。”

“你媳妇儿找回来再来说我吧。”宋迟沉着声,牙缝里挤出这一句。

陆成章从鼻子哼出声:“我还真巴望她这次出门后遇上她心仪的人别再回来缠着我,提她就心烦。”

宋迟似笑非笑:“是吗,那之前是谁巴巴的去她家求婚,是谁巴巴的撇清过去。”

陆成章也不甘示弱:“她是我爷爷奶奶指定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知道我家那几个变态,非得我和她订婚我才能接管公司。”

宋迟略挑眉:“所以,你现在怂恿我和你合作项目其实是想脱离他们的掌控是吧,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你家里那几位,说实话我也不敢招惹。”

“你什么意思?宋迟,你行啊,过河拆桥是吧。那天是谁巴巴的求我带她出席酒会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作为好友,两人都知道对方软肋,挖苦讽刺起来那都是一茬接一茬。

争执之后,两人默契,不会旧话重提。这也是两人保持多年友情不变的原因之一。废话之后,陆成章沉重表示:“我建议你还是把章瑜她们送出国门,要么送其他城市也行,总之不能呆这里,除非你想和她过日子,否则的话,你有精力折腾,我看你前妻可没心情陪你耗。”

宋迟皱眉,口气极差:“我和她还没离婚,前妻还远着。”

陆成章不怕打击他:“我看不远了,反正她身边不缺乏追求者。你要知道,一个女人青春有限,没有谁会死心塌地去爱一个不靠谱的男人,除非她眼瞎。”

“陆成章,你说来说去,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也存了心思。”

陆成章微微一晃神,眼眸闪过什么,夸张地笑道:“怎么可能,我怎么说也是一大好青年,怎么会喜欢有夫之妇。”

宋迟抿抿唇,淡淡地撇着他:“这种事你又不是没干过。”

他的话成功刺激陆成章,他脸色一清一白,故意说:“反正你也不稀罕她,不如让与我去照顾。”

“你确定你家里人能接受?又或者说你未婚妻会跟你分手,还是说你能为她放弃所有?”

陆成章摊手,一脸无辜:“不能。不过你也好不到哪去。老宋,你以为她还会死心塌地爱你?没有那么傻的女人,至少我没遇到。我听说有一次她和她朋友开玩笑说爱情不过是让人速速成长的催化剂。敢情你就是她成长的催化剂?催化剂的作用你知道吧。”

宋迟冷哼,凉凉地看着他。

陆成章撇他一眼,故作漫不经心:“你比我还清楚,你不过是仗着她曾经对你的爱有恃无恐罢,如果她不爱你了,你在她眼里狗屁都不是。”

~~~~~~~~~~~~~~~~~~~~~~~~~~~~~~~~

林霄追着章瑾走进办公室,“章姐,你别理我哥那混蛋,他有病。”

章瑾把文件往桌上一搁,依着办公桌,抬头看向林霄。这个男孩,刚出校门就来公司面试。那时公司试运营,只能用凌乱来形容,可他却选择来当她助理。林栋的话,她仔细想过。林霄毕业于有名高校,依他的家世,随随便便去一个单位都比在这里强。章瑾也没自恋的认为他为她留在这里,她不想也不会给自己压力。然而林栋的话,也深深刺激她,她不得不认真审视林霄对她开的那些玩笑。看重他焦虑的眸眼,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章瑾不说话,林霄有些着急,绕到章瑾身前,微低着头,清澈的眼睛望进她眼里,“章姐,不管他说什么,我已经成年,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他无权干涉。而你,不会选择同流合污吧。”

章瑾微微抬头,看着他急切微红的脸,忍不住轻勾唇角,笑着问:“如果我选择同流合污你会恨我吗。”

林霄接着她的意思道:“会,这辈子我都会恨你。”

“能被人恨一辈子也不错。”

林霄被噎住,唇抖了抖,指着她说:“章姐,敢情我说半日,你什么都听不明白。”

章瑾问:“你说什么了。”

林霄:“……”他郁闷地掉头就走。

章姐似明白,似不明白,经历宋迟一役,她对莫名来的关心很排斥。林霄很好,她承认,那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且,她想把林霄介绍给顾清雨的心思就没变过。如果林霄能体会顾清雨的好,他会明白,顾清雨那样的才适合他。

林霄下班之后更郁闷,顾清雨约他。他不想回家,自己的心思顾清雨也知道,他爽快应约。

两人约在忘川一店,顾清雨早早坐在二楼西侧。

林霄来到后,顾清雨也不与他拐弯抹角,“昨天有一位自称是林栋的人找过我,他是你什么人。”

林霄惊然:“他找你什么事。”

顾清雨把事情说了一遍,不忘讽刺他:“原来你是有家室的人,还真让我刮目相看。”

林霄气得眉毛都拧到一块,他真不明白,顾清雨长得挺斯文,嘴巴无不尖锐。他更不明白,顾清雨和章瑾明明是两种性格,为什么关系如此铁?

他嗯哼:“如果我是有家室的人,章姐会介绍我们认识吗。”

顾清雨不给他面子,斜了他一眼,轻笑:“说不定你连她也骗了,反正有钱公子哥都喜欢玩这一手。”

林霄气得额头突跳,这女人简直……

“你对她的心思,我还是先前的立场。”

林霄泄气,闷声道:“我明白,我对她也就喜欢,喜欢你知道吧,就是希望她过得好。”顿了顿:“你跟她是好朋友,她老公……”

顾清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似讥似讽:“你不是跟她共事近两年了吗。你也不自诩喜欢她吗,她的事你不知道?”

林霄坦然:“我尊重她的*。就算这样,我的存在也影响到了她的工作。”

顾清雨疑惑,不明所以望着林霄,轻启红唇:“你告白了?”

他摇头:“我哥找过你,同样也找过她。”

顾清雨脸色阴晴未定,他说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找过章瑾,找她什么,羞辱?想起那个男人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他是不是同样对章瑾说过。顾清雨忍无可忍,拍案而起,“他以为他是谁,他怎么可以这样,到底有没有人性。”

提起林栋,林霄歉意:“这件事我今天才知道,他怎么找到你这里?”

顾清雨哼了声,愤愤地盯着林霄,“这难道不是你的想法?那天在医院你当着那个女人的面抱上我就想到今天了吧。林霄,别假惺惺的,让我觉得恶心。”

“对于我哥找你,我很抱歉,那天是我冲动了,但是……”他想说,我想认真考虑章瑾的话,认真交往一段感情。可那天,事到临头时,他还是怯了。他还没做好真正开始一段真实感情的心里准备,即便那个人是章瑾介绍的。

顾清雨扭转头,心里别扭极了。她并不是打心眼讨厌林霄,那天被他邪恶利用之后,她竟然可耻的怀念那个幼/齿的怀抱,温暖清新,没有混合其他女人的香水味。

她喜欢复杂的男人,但也心动于林霄的青涩。或许,他内心并非她所看到的,那又如何,不妨碍她欣赏。

她盯着眼前的男孩看,时而叹气,时而傻笑。

林霄担心:“你没事吧。”

“爱情真是一道无解的难题。”顾清雨感叹。

林霄愕然,想问她原因。顾清雨又说:“林霄,我挺佩服你的勇气。但我也不想你伤害她。”

林霄保证:“我已经跟我哥讲清楚,以后他都不会来找你,也不会找她。”

“但愿吧,有钱人的世界还真龌蹉。”

“我家没钱。”

顾清雨仿佛没听到他的话,偏着头思考片刻,才道:“其实,成年人的世界都挺龌蹉的。”

林霄不赞同,也没接话,而是望向顾清雨身后不远处,眼眸微微一变。果果怎么跟章姐夫走在一起?他不是受伤住院么,他们又怎么认识的。

顾清雨问他什么,他也没留意,只专心看着对面。顾清雨疑惑,回头看去,瞧见宋迟,也有些吃惊。第一时间,她想告诉章瑾,手已经伸进包里摸手机,林霄低头,闷声问:“他们感情好吗。”

顾清雨微怔,忽然笑了笑,“你过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林霄撇转头,眸光若有所思地放在顾清雨身后那对男女身上。宋迟似是感应,抬眸瞧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此章完。

明天,还是见吧,周五呢。

玄幻奇幻推荐阅读 More+
大道邪修

大道邪修

家有拖拉机
大道邪修是家有拖拉机写的玄幻异界类小说....李佑车祸穿越,得到了一本记载了邪道《夺天功》的残缺笔记。本以为这一世,注定要来一段求仙问道的飘渺之旅,以得证初玄为终..
玄幻 连载 39万字
千年小狱卒

千年小狱卒

毛豆喝咖啡
窦娥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既然你采了,就从了我吧,我在野花里面下了毒。刘瑾说:我有金山银山,可我没有继承家业的子孙。路易十六说:我喜欢上了小白菜,不..
玄幻 连载 11万字
洪荒大圣之纵横异世

洪荒大圣之纵横异世

逍遥寰宇
二十一世纪的李云,就在他跳崖自杀之时,一道紫雷向他劈来,结果把李云劈到了混沌时期,他遇盘古,收至宝,在盘古开天之时,欲助盘古,却被天道所算计..
玄幻 连载 15万字
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

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

妖灭
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最新章节列: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妖灭/著,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全文阅读邰眉觉得太霉的人生果断就只剩下玛丽苏了……白莲花女主,复仇系渣..
玄幻 完结 24万字
天相师

天相师

埃克斯
万年出一人,天相不见日月蔽。烈阳天裂痕,相师唯有杜方炎。
玄幻 连载 6万字
煞王猎妃,毒医难再逃

煞王猎妃,毒医难再逃

叶亦行
两年前,他是她心中最不堪的存在,铁血强硬,残忍变态,冷血无情。而两年后,他是她心目中的白莲花,是她必...
玄幻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