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菲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吾爱小说网www.52k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个晚上,韩素也翻转难眠。章瑾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可以说是她一手促成的,如果不是当初自己多事,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就忘了宋迟,然后开始一段新恋情,嫁给一个爱她宠她的男人。

但那不是韩素想见到的,一来,谁也不知道婚后的男人是什么德行,出不出轨根本控制不了,只能靠他的责任和道德感自行约束。那时的自己,位高权重,是不容许人蔑视自己的。彼时,她表面上对章瑾很严肃苛刻,心里头却把她当着宝,谁让她就只有章瑾一个女儿。有一次无意看到她的日记,宋迟的名字跃然纸上。经过打听,得知宋迟的来历,对他甚为满意,宋家也是清清白白的家庭。她一心为章瑾铺路,不认为宋迟会反对,毕竟自家家世摆在那里,至于章瑜,对付她不是什么难事。

往事浮烟,她步步打算,却落的这个结局,能甘心吗,对方还是章瑜。好在现在,宋迟已经看清。但章瑾心口上的伤绝非一朝一夕能抚平,这个疙瘩,也不能无限延长,给有心之人钻空子。

那么,只有她出面,坦白自己的错误。

第二天一早,章瑾没去公司。章洁洁烧还没退去,宋迟叫宋启城过来,他说不用去医院挂点滴,先观察。

韩素做好早餐,照顾好他们之后,看女儿没有出门的意思打算叫她去谈一谈。也不知是不是没掩饰好,她的意图被宋迟截住:“妈,我有事找你。”

两人去了书房,宋迟还把门给关严了。

女婿的严肃,韩素也生出几分不安,想起当初自己的强势,不由心口酸涩。

宋迟看了韩素一眼,问:“妈,你是不是打算把那件事给说了?”

韩素愣了一下,不想他会提,一时摸不清他的想法,也知道宋迟人精,哄骗这一招行不通。她老实透底:“是,当初要不是我,也就不会有今日。”

宋迟皱着眉:“依照妈的意思是想再揭一次伤疤?”

“你和小瑾不能这样下去。”

虽说打心眼不喜这个岳母,一开始甚至怀着怨气,现在反而要感谢她,若不是她这个性子,若她也同章瑾一样,自己投路无门。这是不是还得感谢?

“小瑾脾气急,性子倔,大事上她分得清楚,旁人的事她也看得透彻,但凡牵涉自己,她就一个糊涂蛋,死拧巴的钻牛角尖。”

韩素一针见血道出章瑾性格缺陷,宋迟沉默,半晌之后道:“妈,她全身心投入的爱情从天堂跌地狱,现在你是想她的亲情也来一次吗。”

韩素被问的哑口无言,心底下,她是亏欠女儿的,在位时,工作忙对她照顾不妥,她和自己的感情不如跟她父亲,失势之后,自己一屁股债务全靠她来还。

“妈,那件事就这样吧,我不希望她知道,这个社会够黑了,就留一点温暖吧。”

韩素看着宋迟,眼角渐渐湿润。但愿,以后的日子好起来。

章瑾守了洁洁半日,林霄打来电话,说漳州工程的材料被盗。林霄已经上报建设方,也报了警。

章瑾心烦意乱,事情纷沓袭来,总打她措手不及。因漳州工程是集团钦点工程,工艺要求高,时间卡的紧。最近仓库材料不齐,那批料还是东挪西凑,现在材料丢失,核实后虽不需要公司赔偿,但耽搁施工进度,到时候被上头扣大帽子落个坏名声,以后想要大工程好工程就更难了。

宋迟看出她的心烦,只不知为何事。他低声问:“工作不顺?”

章瑾心烦着,也没有顾虑其他,闷声说:“漳州的材料被盗了。”

宋迟吃惊:“现场人员呢。”

“不知道,大概是偷懒了吧。”她看了看洁洁,又试了试温度。

宋迟体贴地问:“要去公司处理吗。”

“去了也没用,明天再说,已经报案了,建设方也已备案,只待核实。但……”章瑾这才意识到她就这样无所顾忌地把话说了出来,如果放在之前,她是不会对他说这些。现在她竟不设防地对他说出来,章瑾意识到之后,紧闭了嘴。

宋迟心头异样微澜,心下忽喜,眉梢泛起了笑意,也明白她没说完的话,接话道:“这个工程上头看的紧,材料先垫着,回头把流程走完,补料也不迟。”

话是这个理,也只能如此。

章瑾心急,还是没去公司,下午接了不下二十个电话,挨到下班时间,被电话吵得无法心静,索性把手机关机。

章洁洁也渐渐退烧,晚上宋迟给她洗澡,妞爷俩玩的可欢了。

章瑾在书房查阅邮件,部署近期计划,闲下来时,宋迟已哄的章洁洁熟睡。她也乐得清闲,去跑步机上跑了半小时,才去洗澡。

回头,坐在梳妆镜前摸面霜,细看之下,觉得自己也还光鲜可人。看着自己,莫名地想起了费总,他明里暗里提示她,希望她能考虑做他的情人。她只能凭着金钱和他周旋,任由暧昧延伸,外人误会,只要不碰到底线,什么都可以忍的。

步入社会前,盛今夏曾对她说过,成功的女人,如果不是背景,付出的要比男人多的多。

可不是,初入行时,举步维艰,后来结识费总,有了他的提拔情况才渐渐好转。今天,一切步入正轨,宋迟再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

一桩桩的心事,压着她心口,闷闷的痛。对宋迟当初的绝狠和不问是非,登时多了一种不吐不快的倾述欲。

也不知他知道真相会作何反应,想必很精彩。

想着他皱眉郁闷的样子,章瑾也只有一瞬的畅快。

隔日,章洁洁烧退,宋迟没有去公司,韩素也留在家里。她去公司处理紧急事务,林霄已经去分公司走动。这事也该她出面,今天实在太累,公事处理得差不多就急急地往家里赶。

不想,走前洁洁已经退烧,回来又闹腾。心里有事,洁洁又这样,也没人给带去医院检查,她胡乱发了一通脾气。

宋迟也不恼她,耐心解释:“最近流感,还是少去医院。宋启城已经来看过了,没什么问题,烧退下去就好了。”

章瑾没好气:“还说没问题,昨天折腾到现在,她这么小,受得了吗。宋迟,不是你生的,你就不心疼,你故意的是不是?”

面对她的无理取闹,宋迟分感头疼和无力。

韩素看不过去,又见女儿疲惫焦虑,忍住了没训喝她。

“宋暖暖生病,你忙前跑后,天天医院守着……”越想越生气,恨不能打他出气。

“章谨,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们讨论的是洁洁。”他顿了顿,想起那些日子常往医院走动,有两次被她撞见。那两次也都还因为去看一位待他恩重如山的导师转而顺道,并没有特地抽时间。说他无情也好,他确实厌烦章瑜动辄利用宋暖暖说事那一套。

“你不敢承认吗。”章瑾误以为他在逃避问题,火气又上几分。

宋迟叹气,揉了揉眉,看了看已经睡熟的女儿,又看看韩素,“妈,你先看看洁洁,我和章瑾去谈一谈。”

章瑾一听,立马说:“谁要和你谈。”

宋迟不由她反抗,强行带着她走出去。章瑾也没过多挣扎,心底委屈难受,还伴着浓浓的恨意。

两人到了书房,宋迟把门也反锁了。

章瑾抱着臂,微仰着头问:“你要谈什么,昨天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看出她的排斥,也看出她故意挑衅。宋迟想,大概是今天在外心情不好,工作不顺了吧,回家洁洁又闹腾,自己没载洁洁去医院,大概以为他不在乎。这也怪不得她,这个结果是他一手造成。他也能对天发誓,他爱洁洁,只要一想起她,就满心欢喜。

“没话说了吧。”

被她冤枉,情绪有些激动,他压了压气:“可能是我没说清楚,宋……暖暖是我的没错,我不能否认,但你不能因她的存在就否认我不在乎洁洁。”

“如果你在乎她,两年来你也不会对她不闻不问。现在你才来告诉我,你也在乎?宋迟,谁稀罕啊。”章瑾偏头,不想看到他。心低恨地发痛,如果在乎,有那么一点在乎,在得知洁洁的存在后,哪怕恨她,也不该不闻不问。

他做了什么,想起就心寒。

宋迟微闭眼了眼,也没时间去追悔。

碰了敏感话题,稍后谁也没开口。章瑾怠倦,虚抬了下手,“还是别谈了,来来回回就这问题,没劲。”

宋迟蓦地睁眼,目光扫向她。

章瑾继续说:“你看,我是不会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我没那么大度。”

“我和她……早就分开了。”

章瑾吃惊,她若没听错,宋迟说他们早分开?随后她觉可笑,如果早分开,章瑜何又三番五次来挑衅她,如果不是宋迟的默许,她敢吗。章瑾微微抿了抿唇,往后靠,“我说过我不信,无论你说什么,很抱歉,我没办法相信你。再说,为什么要分开呢,当初走得那么决绝不就是因为爱她吗,不就是想要和她在一起吗,都走到那一步,为什么不继续坚持?管我有没有洁洁,你根本就无需考虑。生下她,我没和你商量,那时我也存着私心,我想看你将来后悔的样子,但绝不是现在回头对我深情款款。宋迟,你对我没有那么深的感情,或者说白了没有感情,何必欺骗自己来赎罪呢。”

“那你认为我该怎样?”

“你应该说,章瑾这辈子别指望我爱上你,你应该这样子,而不是现在这样,让我很不习惯。”

宋迟微一摊手,很无奈:“你要习惯,现在我这样对你,以后也会这样对你。”

“别,你还是像以往那样,不然我会误以为你喜欢我,这太让人难以接受。又或者,你所做一切,只因洁洁,这样我更能接受一些。”

宋迟摇头,语气轻缓却坚定:“我和章瑜,在一起那些年,我对她是认真的。”

“我不要听你们的过去,那跟我没关系。”

“这话我只说一次,以后再不会。章瑾,我没办法抹杀过去,也不可能抹杀过去。你问我,为什么恨你。”宋迟思绪有些恍惚,眸光微许黯淡。

章瑾抿唇顿住呼吸,甚至很紧张。她也想,陆成章既能对她说那番话,宋迟不会不知道,他还是理所当然恨着她。

“那个时候我以为是你撞了我,知道吗,那时我恨死你了,尤其每到天气转变,我的腿就发痛。”

“你不问是非就恨我,认定我的罪,不觉得很可笑很不公平吗。”

“所以,对不起。我真……那你要怎样才能释怀呢,要不也撞我一下吧,不然枉背负了这些年的罪名。”

章瑾:“……”

“启城已经来看过洁洁了,没事的,今天在外跑了半天累了吧,要不要先吃点东西然后去睡一觉。”

章瑾有些反应不来,这跳转也太快了些。

“早上洁洁她奶奶过来,刚出门去,她回来把饭做好叫你,先去睡一觉。”

章瑾稀里糊涂就被宋迟推进卧室,直到看到那张大床,她幡然醒悟。他说的没错,天塌了也得过日子,所以她养精蓄锐是必须的,只有足够的精力才能应对明天的变化。她没矫情,“你去看着洁洁,有事叫我。”

“嗯。”宋迟看了看她,目光不由往她胸脯放去,身上有些燥热,也许太久没做了。

章瑾自然不知道他这些心思,确实也累了,倒头就睡了过去。

宋迟退出,韩素问:“对了,我朋友看到小瑾和关律师吃饭,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妈,他们是朋友,吃饭很正常。如我类似的情况,妈也不希望再发生不是吗。那件事,我们就烂在肚里,她不能承受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和背叛。”

韩素点头沉思,遂问:“那个她……”

宋迟心情也不是很好,也不知是不是受了章瑾影响,他打断:“三年前她就像我提出分手。”

韩素惊讶,三年前?那……

宋迟已经走开,他的手机也响起,贴到耳边喂了声。

“宋迟,暖暖……暖暖她发烧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念间,宋迟冒出这么个可笑想法,如果不是他天天都能见到洁洁,陪着守着,洁洁发烧,章瑾是不会通知他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了两处细节,呃,有一处与别处相互矛盾,囧,老了,记忆不好!

最近几章,貌似都满肥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应该,明天会更新。。。。

最近几天*抽得厉害,每次进来都特别困难!

玄幻奇幻推荐阅读 More+
大道邪修

大道邪修

家有拖拉机
大道邪修是家有拖拉机写的玄幻异界类小说....李佑车祸穿越,得到了一本记载了邪道《夺天功》的残缺笔记。本以为这一世,注定要来一段求仙问道的飘渺之旅,以得证初玄为终..
玄幻 连载 39万字
千年小狱卒

千年小狱卒

毛豆喝咖啡
窦娥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既然你采了,就从了我吧,我在野花里面下了毒。刘瑾说:我有金山银山,可我没有继承家业的子孙。路易十六说:我喜欢上了小白菜,不..
玄幻 连载 11万字
洪荒大圣之纵横异世

洪荒大圣之纵横异世

逍遥寰宇
二十一世纪的李云,就在他跳崖自杀之时,一道紫雷向他劈来,结果把李云劈到了混沌时期,他遇盘古,收至宝,在盘古开天之时,欲助盘古,却被天道所算计..
玄幻 连载 15万字
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

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

妖灭
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最新章节列: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妖灭/著,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全文阅读邰眉觉得太霉的人生果断就只剩下玛丽苏了……白莲花女主,复仇系渣..
玄幻 完结 24万字
天相师

天相师

埃克斯
万年出一人,天相不见日月蔽。烈阳天裂痕,相师唯有杜方炎。
玄幻 连载 6万字
煞王猎妃,毒医难再逃

煞王猎妃,毒医难再逃

叶亦行
两年前,他是她心中最不堪的存在,铁血强硬,残忍变态,冷血无情。而两年后,他是她心目中的白莲花,是她必...
玄幻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