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菲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吾爱小说网www.52k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他怀中,感受他炙热呼吸和有力的心跳,她脑子有些迷糊。这些日子来,他没有做过分举动,章瑾几乎忘了那夜难堪。她紧张的心跳都滞了一下,还没有想出下一步对策,他的唇已经袭了上来。她经不住轻颤,色荏内厉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问出之后,她也觉自己可笑。这么明显的动作,竟然还问他做什么?

以为他会收敛,可她错了。他横抱起她,快速走向那张引人犯罪的大床。她被那股既陌生又熟悉的气息包围着,这久违酣然畅感令她紧张和迷惑。

茫然的眼神,直戳他心智,他只觉下腹骤然紧绷,欲/望在体内燃烧,只想把她嵌入体中。

被他丢到床上,很快他覆上来,手覆上她的眼睛,唇贴了上去。章瑾低低地喘息起来,想要去推开他,却被他避开。他吻得很有技巧,遗忘的欲/望在他的挑弄下,像是撕开了一个小口子,争先恐后的抢着挤出来。

朦胧间,她竟然想去配合他,在他深深吻住她时,她甚至发出了低低的j□j。也是那一声j□j,炸碎了她零碎的沉迷和陶醉。

大脑清醒那一刻,她感觉到他的手抚在她的蓓蕾上,上衣被他扯下了一半,半袒胸乳。对上他泄了心事的眼睛,身体开始发冷,猛地推开伏在自己身上的人。

宋迟猝不及防被她推下床,眼底的*未退,错愕地望着她,“章瑾……”

章瑾眼里是浓浓的恨意,虚抬了下手,虚指着他:“宋迟,你……你居然……你还想再强来一次吗。”

这个男人,曾经伤害她那么深,现在居然还敢这样厚颜无耻的对她,而她居然还有反应。章瑾紧紧地闭上眼,难过地想要流泪。

宋迟无措地想要去安慰,见她眼角淌下的泪,将他的心烫得阵阵剧痛。他狼狈地去安抚她,手忙脚乱地抽来纸巾为她拭泪珠,重复着道歉:“对不起,别哭了,以后……我再也不犯浑了,啊?”

她呜咽着,积聚的所有委屈和苦闷再也裹不住,尽了力捶打他,撕咬他,“宋迟,我恨你,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他当然知道,有多爱就有多恨,他宁愿她恨着他,因为恨是爱的延续,如果不恨了,那就是遗忘的开始。他不要,如果连她也忘了他,这以后,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纯粹的爱他,纯粹的恨他。

他也知道,爱恨交织的痛苦和煎熬,就容许他再自私一次。他多么希望时光能倒回那个午夜,没有错开,也不是走向截然相反的方向。

他轻抚着她的背,痛苦与自责:“我知道。”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走了为什么还回来?”

即使上次,他失去理智那样对她,她都没在他面前流过一滴泪。让他错误以为,她已经不在乎,所以怨恨和责骂都那么少。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她只是把那些爱和恨深埋于心底,不愿被他瞧见,把自己武装成为无所不能的女强人。捧起她湿尽的脸,眼里尽是歉疚和深深的自责。他都做了什么,没有让她展颜微笑,带去的只有无尽的愁眉紧锁。

他伤痛的道歉:“对不起,可我……”还能辩解什么呢,难道还要揭开那些阴暗让她再痛一次么。曾经,心灰意冷时,他这样想过。现在,哪怕会要他命,他也会死守着这个秘密。他近乎乞求:“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求以后在你身边守着你,补偿你,好吗。”

整个晚上,伴着夜雨狂风,脑子反复都是他那句话。

躺在外间沙发上的宋迟,也翻转难眠。他大可不必如此辛苦,缩在这窄小的沙发上。可他也害怕面对章瑾,害怕她眼里的漠然。

每每想起她提出离婚时那满不在乎的神态,心口那股子气就上不来,让他不能思想,无法呼吸,任由悔恨钻心占肺。

半夜开始,风声凌厉,电也停了。雨水从窗户缝隙中渗进来,依稀记得里面的床靠着窗边。

宋迟没有迟疑,又担心贸然进去吓住她,进门前轻轻叩了叩,问:“小瑾,睡了吗。”

里面没应声,想起几个小时前,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手中颤颤地指了指门外说‘请你出去’时的漠然,他有些不确定此刻进去会不会惹恼她。走至窗边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天,雨水滴滴答答沿着窗棂渗进来,很快地毯上就湿了一大半。他不再犹豫,径直走向里间,对着里面说:“小瑾,停电了,你还好吗,窗户渗水了,我进来看看。”

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他走进去,手机微弱的光线映着她抱着被低埋着头,单薄的身体隐隐轻颤。

宋迟也顾不得房里渗雨,疾步走向她,焦虑地问:“你一直没睡?”

章瑾捂着头,闷声不语。

宋迟急了,对于哄女人,他没多少经验。记忆中,他和章瑜每次吵架,他也就是送她礼物,因为她喜欢。对于章瑾,他完全没辙,更不知道如何下手。

担心她捂坏,想要扯下被子,她紧紧抓着,宋迟无法,软话说尽,她也不应一声。

“章瑾,不要折磨自己,求你了,难过的话就折磨我行吗。”

章瑾哑哑地说:“你出去。”

宋迟不动,“房里有些潮湿。”

“你到底想怎样?折磨我还不够,还想逼死我是不是?”

“我怎么舍得。”

“宋迟,让你出去,你听不懂人话吗。”

他不接茬,视线凝于她,“你怕不怕?”

章瑾胸口闷热,扭头恶狠狠剜了他一眼,跳下床欲走。宋迟看她这架势,举手投降:“乖乖呆床上,我出去。”

留恋地看了看床,目光从她眉眼上掠过,“你饿不饿?”

章瑾不应,头扭向了一边。

宋迟苦笑着走出去,为自己的冲动懊恼不已。僵冷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些,又被他搞砸了。

两人都一夜未眠,天蒙蒙亮,章瑾透着窗往下看去,路上全是浑水,路边的车子几乎没顶。手机还有电,她急忙拨回家,韩素的手机不通,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听。章瑾害怕极了,疾步走出房,见宋迟在讲电话,也不知那边是谁,但见他双眼满含笑意,像是撞破了他的秘密。章瑾急速退回去,在房间里悠转。

宋迟挂断电话追进来,“怎么了?”

这个时候了,她只想找个人倾诉心中的恐慌,“我妈手机打不通,家里电话也不通。”

宋迟轻轻舒了口气,走近她,想要揉揉她的头又担心过于轻浮,在她两步外停下,“妈和洁洁在她奶奶那边,刚才的电话就是打给家里的,那片区地势较高,没有积水,也没断电。”

“真的吗。”

“骗你做什么。”

绷紧半日的神经像是断了的弦,撕拉一声,人也跟着软了一软。

宋迟手快,扶住了她走到床上,按住她坐下,“没事,别自己吓自己。”

“给我倒杯水来好吗。”开口之后才发现声音是那样的抖。

平静之后,她给韩素通过电话。韩素知道她和宋迟在一起,一点也不担心,还说难得出去,散心重要。

章瑾无语。

到了中午,雨势也没有停的趋势,风依然很大。章瑾担心林霄一行人,打了电话过去才知道,他们好几个人住一房。

知道他们安全,章瑾放下心来。午饭在酒店餐厅勉强解决。好在酒店自行发电,日子也不算太难熬。尽管如此,毕竟不是单身一个人,有了牵挂,心情忐忑难安。到了下午,风势已经小了很多,雨偶尔下一阵,地面的积水没有退。章瑾急切想回家,却无门路。宋迟看出她心思,安慰:“明天就会退了,再耐心等等。”

“我担心洁洁。”她闷声道。还有一条她没说,和他共处一个屋子,太过紧张和煎熬,她害怕自己垒砌的提防一泻千里。

宋迟迟疑了一下,覆上她的手,“有四个人看着她,再说,家里水电都有,储备粮食也足够。”

章瑾低头,想要抽出手,他不为所动。章瑾心急:“你弄疼我了。”

他稍稍松开了些,力道正好,不弄疼她,也让她挣脱不出来,还很无耻地说:“这样就不痛了。”

章瑾简直想撞墙,这人还真给点阳光就灿烂,以前怎么就没发现?

直到了晚上,街道上的水稍退,宋迟竟要出门。章瑾刚看过一家三口被电触死的新闻,又见他这个时候出门,忍不住生气,“这个时候,你去哪儿?是去找她吗?”

她没想要说这句话,也不肯定刚刚他接的电话那边是谁,潜意识里她就认定了,只有她,他才随叫随到。

宋迟错愕,随即笑了笑:“我为什么要去找她?”

章瑾自知失言,扭头去看电视。

宋迟走回来,弯着身,眼眸里满含某种情愫。他的气息绕着她,章瑾僵着姿势,直视着前方。他没打算放过她,低声问:“吃醋了是不是?”

吃醋?章瑾被这个概念吓了一跳,思维短路一瞬,立马反驳:“笑话,我为什么要吃醋?”说完之后,她懊恼,这不是彰显着她的心虚吗。如果正常反应不是轻蔑地斜他一眼,转而淡定地看电视么,为什么,凡涉及他,自己就自乱阵脚呢。章瑾苦恼皱眉。

他看着她,目光雪亮。

章瑾没看他,也知道他在看自己,而且还是双目直视。她只能佯装淡定,决计不去理他,不管他做出什么举动。

宋迟什么都没做,经历昨晚的事,他知道她抗拒。他告诉自己,要耐心等,等她原谅。

过了半天,他直起身,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你没事别出门,我去去就回。”

话音落后,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也许心底的恐慌战胜了理智,她终还是气短地说:“什么事不能等水退了再去么。”

“已经有人走动了。”

“可人家是划小艇。”

“你还是担心我的吧。”

“少自作多情,我是不想洁洁这么,我只去餐厅看看,点餐的人比较多。”

章瑾舒了一口气,更郁闷了,自己刚在做什么?

宋迟也没逗她,去了餐厅点餐之后,居然接到章瑜的求助电话,大意是希望他能找个人去看看宋暖暖。

有关她外出工作,没尽全力照顾宋暖暖,宋迟意见很大。章瑜今天也是没办法,不然她真不敢再打搅他,只有女儿在手,得不到他的怜惜也会得到他的经济援助。

在她心中,爱情是权利和金钱的辅助工具,章父的行为,宋迟最终娶章瑾的行为看得出来。只有了经济基础,才能去浪漫。可她既想要实打实的物质,也想要宋迟的爱情。后者,如今显然只能奢望,那么她就得保住前者。

宋迟打电话给助理,让他代为处理,想了一想,还是亲自打电话过去,结果电话没接通。

他在外抽了一支烟,又等散去烟味才回去。

刚踏进去,章瑾就问:“有接到章瑜的电话吗,她找你好像有事。”

宋迟皱眉,忽然间,特别厌烦章瑜这种小动作。对着章瑾,他只是淡淡地‘嗯’了声。

章瑾也没多问,开启电脑,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他坐了一会儿,觉得心慌烦闷,走到她身后,她没察觉,眼盯着屏幕,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聊天窗口是老二。他知道这个人,顾清雨,曾经他耐不住章瑾软磨硬泡,专为她申请一个QQ加她的朋友。

他看到顾清雨敲来的信息:“你竟和你前夫开房,有木有*?”

宋迟相当无语,顾清雨这人还真什么都说得出口。他就记得有一次顾清雨贼兮兮地问他有没有买船票。如果顾清雨不是章瑾的朋友,他决计不会和这类人往来。现在,他竟觉得顾清雨万分亲切。

章瑾对顾清雨八卦潜质颇为无奈,也没打算放过她,问她:“你和林霄*了?”

顾清雨也不知琢磨什么,半天也没回复。章瑾也没太在意,缘分这东西还真说不准,作为旁观者,她还是站着观望较为安全。

半天之后,顾清雨回她:“林家那尊大佛太难搞,虽然我对那个小弟弟有点儿好感,但他那堆烂事儿,我胃疼。再说了,有了你前车之鉴,我才不找心里住着另一个女人的男人。”

章瑾眼角一抽。

顾清雨又说:“其实男人啊,管他心里想着谁,最重要的是有没有银子,其他都空谈。”

章瑾骂她:“你掉钱眼去了吧。”

顾清雨说:“我要掉钱眼,我直接把那小子扑到了办正事,最后奉子成婚。”

章瑾吓得心肝儿发抖,“我说你别乱来。”

那边又顿了半天,最后问:“我说小四儿,你对林霄那小子是不是有感觉啊,说实话,那小子不错,就是他家人不讨喜。”

章瑾撇嘴,心想着以前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人家不好吗,念头闪了闪,故意噎她:“以前不总说关律师好吗,现在怎么转风向标了?还有啊,前几次都为洁洁她爸说话了,说吧,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顾清雨怒了:“他能给我什么好处,还能陪我睡一觉变成?我不过是看他有点儿钱,不想便宜外面那个。”

章瑾怎么琢磨怎么不对味儿,心想顾清雨是不是本末倒置了啊?她才是那个正主儿。

就在她琢磨着怎么回复,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低头一看,竟然是久未联系的关东。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这个周末,呃。。。各种飘荡,于是,你们懂的。。。

玄幻奇幻推荐阅读 More+
透视宝瞳

透视宝瞳

愤怒的番豆
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张博,一次意外使他拥有了可升级的神奇透视眼,原本平凡的他从此鱼跃龙门,人生大大地逆转了。 精美绝伦的陶瓷,古拙神..
玄幻 连载 9万字
玄火神尊

玄火神尊

夜晚的火焰
两世记忆,一世恩仇,少年以玄火之力,肆意挥洒,快意九州。
玄幻 连载 103万字
无敌从捡个女帝开始

无敌从捡个女帝开始

云里鹿
天地复苏,万物相争。高中生苏宇在家门口捡个女帝,从此他牛大了。古人出世,天骄横空,搅动风云,大风大浪中谁能前行?热血少年的无敌之路正悄然崛起……(读者聊天群:334065789)
玄幻 连载 141万字